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

部落格變動公告

本部落格將不再更新。
若您有興趣繼續追蹤類似文章,請轉向三昧智學院網站。http://www.samadhispirit.org/

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你彈的不是「國歌」

(2015-03-10一脈)
晚上是一對兄弟的鋼琴課,弟弟彈琴就像打鼓一樣,拼拼乓乓敲打著琴鍵,我在屋外就聽見了強大的力道,線條之粗就像他的腰圍,真是傷腦筋,聽了就快要抓狂,不知要怎麼跟孩子講「彈琴不是這樣」!  
回想起孩子曾有一回將平安夜彈得極為輕柔,簡直讓我出乎意料之外,當時問他怎麼做到的,他說因為媽媽喜歡這樣,媽媽說好好聽,這就對了,孩子其實是有判斷力的,於是我用老大來比喻強弱弱的概念,每個小節都要有一個老大帶兩個小弟,不能每個都是老大,孩子聽懂了,聲音就立刻為之改觀,發現「改變」其實只在一瞬間,只要用心找對關鍵字,每個人都可能轉變。 

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自己好像是一條魚

上座前,看到窗外的景色,又是一片灰濛濛,陰陰鬱鬱,此時更心靈需要又足夠空間,才不會被這境所轉。這倒提醒自己要為何而上座,要以什麼心來上座,讓自己更珍惜這炷香。
上座後,先喬好坐姿,找到最中正放鬆的姿勢,再調整中心線,感覺是否有連天接地,然後就靜靜地連結當下的身心狀況,準備好進入這一炷香的靜坐之旅。
輕輕地問自己今天要為何而上座?為連結初發心而上座,要為了連結內在純淨的心而上座,更為了要能夠以慈悲喜捨四無量心對準天地而上座,為了能夠出離世間而上座,為了找回本來面目而上座,……提醒我生命短暫而珍貴,好好把握每一炷香,還有這麼多重要的事要完成,可要好好透過呼吸的收縮膨脹,觀照身心的運作模式,進而解構脫落,不然永遠再重覆一樣的生命模式,會嚇出一身冷汗來。
然後,又觀想端坐這裡的就是親教師,進出鼻孔的氣息與親教師一樣,身體坐姿與親教師連結一樣的天空,心量與親教師一樣有那般的深廣與敞開,有著與親教師一樣的願力,把天下苦難放在心上,認真由衷地連結

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什麼是分別心

(2015-03-07 院長)
學生說講受用就好,為什麼要講有加分才在一起,沒有加分就不要在一起,這樣的態度會不會很功利,這樣是不是很有分別心
加分的典故來自以前我常說數學測驗100題只給100分鐘,答對一題得一分,沒規定依序作答,有一個考生說他沒有分別心,堅持從第一題做起,偏偏前40題每題都需要2分鐘,當他做完40題時,只剩20分鐘,後面60題,每題要半分鐘,這個考生頂多只能完成30題。即使全部答對,也只得80分。
如果先做後面60題,每題半分鐘,當他做完60題時,只剩40題,還有70分鐘,有時間做35題。全部答對,可得95分。
奧運會一支足球隊有18名隊員,上場11人,每場可換3人。教練選拔球隊成員或挑選球員上場,都需要揀擇,為了發揮每個人的最好與團隊默契,教練不能偏心,不能偏心的揀擇,我們稱之為沒有分別心的分別心。

平常都怎麼「修」

(03-07-2015玲真)
晚上,跟先生請他以前的二個部屬和他們的太太們吃飯。
其中一個部屬在中國工作,這次回來要待一個月,他戲稱是「坐月子」!他說中國有一個規定,外人如果在中國工作滿五年,得繳境內和境外所得稅。他剛好滿五年了!為了逃避這樣的稅,他只好回來台灣一個月,在公司的台灣辦公室上班。一個月以後再回去中國工作,原先那五年就歸零了!
聽不太懂這個說詞,因為如果在美國工作,美國不可能讓你歸零,顯然這是大家都在做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我們聊到了很多以前先生和他們在公司工作的往事。言詞間,仍可以感受到他們對先生這個老闆的尊敬。
不想一個晚上就這樣吃吃喝喝純聊天,我尋伺著如何托缽。
後來趁其中一位太太講到她在修道(一貫道)的事時,問:那你們平常都是怎麼「修」?
她說:就是每天反省有沒有盡孝道
我:我和Sam的「修」,是每天做「定課」。定課就是可以安定身心的功課。像我們每天要靜坐、用呼吸走路、和做瑜珈大禮拜至少一個小時。這些都要配合呼吸做。 好好呼吸可以幫助我們安定身心。 然後我們每天都要寫日記,檢查自己當天的起心動念、所做所說,是否都符合老師教導的。寫好以後,再寄給我們老師看,老師會一個個指導!

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2015-03-06綉亭)
記得甲午年年初,不經意看了一下自己的生命靈數,發現自己的個人年、生命靈數、第四挑戰全都來到數字5,是迎向未知能量的。哇!這可要經歷天翻地覆的一年,同時隱約地感覺,內在有一股強烈的渴望──脫胎換骨,想要一切歸零,重生。心中還隱藏著一股對未知好奇的興奮感,不知會把生命帶到那裡去?
年後,偶然機會,聽到友人分享,三昧智學院是她十幾年參加過靈修研習團體中,認為最高品質的團體。每一個學員充滿法喜,很在自己的能量中,散發出很美的靈性。聽到這訊息,引發我的好奇心,決定一探究竟。
我參加星期六的靜坐班,沒看過這麼認真帶領的老師,每週寄給學員上課進度的電子書,還有靜坐的語音檔。初次聽到這麼美妙純淨的聲音,十分驚豔,第一次感覺自己耳朵是很敏銳的,可從聲音辨識靈魂的純淨度,連自己都不可置信,以前聽過很多正念老師的錄音帶,感覺都被她比下去了。讓我佩服的是,她的無私與大器,精心製作的電子書,每週與學員分享,並說歡迎與他人分享,也可以轉寄給他人,這樣慷慨無私,在我教書的學術團體與圈子,是不可能出現的,總是一再被告知要尊重著作權法,不可擅自摘錄、轉貼之類的警告語。

「想像皈依」的修道路

(2015-03-06碧玉)
在我58年的生命中,「認識自己,追尋靈魂」一直是無法割捨的的精神糧食。雖說已經踩踏了許多的聖跡和法門,品嚐過無數的生命果實和甜蜜芬芳,可也一直覺得自己還缺乏自肯自得的洞見和無私奉獻的熱情。
從朋友帶我來智學院的第一天,簡約靜美的環境,友伴們親切、自然、流動又優雅的分享,就在我心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隨後我陸續參加了近2年的課程,終於在2014年的夏天,鼓起勇氣表達要皈依智學院院長。這個決定,源自於對「一個更真、更美、更好的自己」的嚮往。
聽完我當面表達皈依的請求,院長笑笑地說:「先自己想像皈依。」
即便當時我不完全懂得:「想像皈依」是甚麼意思,但卻完全接受。我心裡清楚:這條皈依路能走多遠、多高、多深,關鍵在於自己的努力和承諾,不是院長的應允。
「想像皈依」8個月來的生命,是怎麼樣的?
3個月,我走得搖搖晃晃,如幼兒學步。隨著時間,很穩定的越走越安篤有力,愈來愈有信心,甚至常常就喜樂洋溢,很容易感動、感覺生命的受用。
我想是因為,「想像皈依」,幫助重新「想像」了自己。我是誰?不就是我的想像與嚮往!

我那叛逆的孩子回來了

(03-06-2015一綸)
初為人父人母,內心都會充滿喜悅,想盡自己最大的心力來培育這個小生命,向望(ǹg-bāng)他長大後能成為一個有自信、有愛心的人。孩童兒時期的照養雖然辛苦,但每當看到孩子單純的笑容、聽到孩子天真的言語,心總會感受極大的欣慰與滿足。
兒子在大家的期待中來到人間。小時候的他,活潑可愛,又非常貼心。小學一年級時,他和爸爸住在台北,我在南部工作。記得有一天,先生要去參加二日禪,必需在外過一夜,這時候兒子才剛得了腸病毒,正在復元中,先生很希望我可以請假回來照顧他。當我打電話給兒子時,我故意問他:「要不要媽媽回來陪你呀?」,想當然爾,他應該會回答「要」才對!但是,沒想到,兒子竟然很篤定地回我說:「媽媽,如果你也想要參加二日禪,那你就回來吧;如果你是為了回來照顧我,那就不用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聽了,好感動!
他,不想給媽媽添增任何的麻煩,一個多麼有自信的小大人啊!
人生的事有順有逆,它不是一直沿著一直線發展。孩子成長的路上,也許是遇到挫折,他又不善於溝通,性格就有些壓抑。原本天真又貼心的他,國中以後,不再是陽光男孩,他好像突然變了樣,很叛逆,脾氣不大好,還會講粗話。看到孩子的逆轉,和很多做父母的一樣,我一下子錯愕得不知怎麼跟感情疏離的孩子互動。

婆家的傳統孝道

(2015-3-6綉亭)
  

與研究所同學講電話,彼此先寒暄問候,同學打開話夾子,感覺她有好多生活的陰影需要出口,我在心裡就暗暗的對自己說:「今天就充當一下情緒垃圾筒,以及輔導老師吧! 
「孝讓我感到好沉重,讓我感覺被勒索了……」同學在電話那頭這麼說,我知道她累積很多的不可意,需要說出來,需要抒發抒發,先生和一個孩子在國外,她和小兒子留在台灣,平常以視訊連繫,一家四口雖分離兩地,但都同心同事,彼此關心彼此,日子過得倒也甜蜜,小家庭的生活最大的陰影,不是分隔兩地的問題,而是來自婆家家族以傳統孝道來框架他們,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情感上的要求,都讓她快要窒息了。她說
    婆婆認為先生應該要多為家人付出,他在國外可以賺到多一點的錢,應該要幫妹妹一家人打點,同學不認同婆婆的話,認為妹妹與妹夫兩人健健康康,好手好腳,他們選擇離開職場,應該要自己負起家計,怎麼要我們來養他們呢
    最可怕的是小姑兩個家族,全站在婆婆立場看事情,全是一掛的,我一個人很難對付這麼多張口,眾口鑠金,要讓我有罪惡感,覺得我很不孝。 
    還有婆婆她參加的一個志工團體之類的,夥伴常會一起邀出國旅遊的,國外的旅遊所費不貲,常需要一筆龐大旅費,如果不能完全滿足她,會覺得我們不夠孝順,讓她沒面子;還有參加一些活動,會跟我們要金製飾品,時髦的衣服、皮包……來裝門面,她是知道先生一個人賺錢,我們全家都靠他養,我們賺的錢也不是她想像的這麼多,每次先生從國外回來,婆婆會提醒先生要買禮物給兩位小姑家裡所有的成員,買回來有時不是她們指定的名牌,還會被嫌小氣…… 
    婆婆明明知道先生工作性質,常會在國外調來調去,很少回來台灣可以陪她,她總是冷言冷語說,先生眼裡只有工作,只會工作賺錢,沒有什麼用?不會陪她?妳看她說話,多矛盾,旅遊跟我們要旅費,生活費也跟我們拿,還不時這個要買哪個要買,又嫌他只會賺錢,如果不努力工作,根本沒有能力供養她的需求…… 

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師隨念的「空間」

(2015-03-05韻雅)
與師法談,如釋重負,放下了「我見」上的角力。這一翻轉,身心有點鬆鬆、虛虛的,好像有人拍下了日常你的影片,訝異於我的表情這麼臭、說話這麼衝、動作這麼粗魯,看見的比我所知道的還要寫實。
這一天,和Scott說話時,可以聽到他話還沒說完,我就呼吸急喘想要插話,時間感變長了,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調整呼吸,等待對方語氣的尾聲結束。一呼一吸,沒有別人,我們都是彼此的氣流,兩人要一起成就身心息的寂靜合一。

對於師隨念的認知,「空間」是我今天最清晰的體會。聞思這段精彩又生動的開示:「身見都是以為自己的好意沒讓對方看見,自己認為自己有善解善導善護念,這個自以為的都要放掉。」對自己要有保留,對別人是完全的尊重,「別人代表資訊,自己代表意見」。保留就是保留給虛空,保留給佛師來校正。

台灣的「村八分」

(2015-03-05季菁)
友人說她看到初五一過,垃圾車裡就丟了一堆的年糕、發糕,因為那些東西要由除夕一直放到初五,除非是放有防腐劑,否則早就發霉了。那些食物擺了不吃,讓它放到壞掉,實在好浪費。接著大家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像年輕的友人會勸家人只要拜鮮花素果就好。中年的友人說,因為回去還有婆婆在,所以還是必須照步來。友人和我因為不住在老家,才得以免掉這些麻煩事。
今天我就問了朋友和診所護士小姐,她們如何處理過年的那些拜拜用品,朋友雖然設有公媽廳,但沒有與婆婆住,就可以按自己意思把三牲簡化成乾貨,但她同樣為年糕拜過就要丟掉而有罪惡感
護士小姐說,她除夕拜完,第二天就要回澎湖老家,那些祭品都堆的冰箱滿滿的,到今天還沒消化完。結果今明兩天要又拜元宵,冰箱又要堆一堆。我問她,難道沒改進的方法嗎?要這樣年復一年的拜這些沒人要吃,或者是放到壞掉的東西。祖先或神明會希望我們如此糟蹋食物嗎?護士小姐說,對喔!今年我不管了,我一定要改成一些乾貨就好,我們的冰箱真的放不下了。

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一個國家靈魂甦醒的開始

(03-03-2015 一心)
認識歷史從來就不是為了過去,而是為了現在,對歷史的詮釋,反映了當下的生命狀態。
我是從2011年,才開始主動去學習228的歷史的,為什麼?回想起來,大概是因為2010年,大埔朱阿嬤喝農藥自殺身亡,反國光石化運動,風起雲湧。一些社會上發生的事件,幫我打開了心眼。
那時的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我們看見人權被侵害、土地被破壞,卻束手無策?為什麼我們對於這個國家發展的方向,沒有任何決定權?明明就要失速翻車了,我們還可以假裝沒事地活著。
我再也無法滿足於「政府很難為」的答案,因為,政府不是父母,我也不是小孩。我再也無法把媒體上「專家學者的話」照單全收,因為,許多事情並不需要「專業知識」,只要有常識,有良知,就能夠理解並做出正確的判斷。
我往回找,找到了228,這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第一個重大歷史事件,也曾在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上空缺數十年。政府為什麼要隱瞞?絕對不會是為了什麼社會和諧,而是深怕這段歷史會摧毀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正當性。
「中華民國政府」對這段歷史的處理方式,反映了我們今日仍舊深陷的困境:權力缺乏制衡,沒有問責機制。那也就是為什麼,《太陽花學運》之後,被起訴的是上百位台灣的公民,卻沒有一個政府官員需要負責。
想像,如果228和後續的白色恐怖,發生在德國,今天,應該早就完成對當時的行政首長、法官、檢調、情治人員的審判了,而中國國民黨應該早就被依法解散,不可能繼續霸佔不當黨產、繼續參與民主選舉、繼續成為執政黨。
今天,在這塊土地上,中國黨依舊在維護歌頌獨裁者的銅像,用地名、路名紀念獨裁者,台灣人卻無權決定自己的名字,無權決定要學習誰的歷史地理,以及用哪一種語言學習,這都跟二二八事件後,中國黨政權在台灣建立起的殖民體制有關。但台灣人早就習以為常,甚至,內化了殖民統治者的觀點,這就是困難所在。

是非不分怎麼紀念228


 (2015-03-03季菁)
晚上看了「有話好說」談論每逢228紀念日,蔣公銅像就遭破壞的事件,釐清了我以前的一些迷惑。因為總會有如王丰李敖這樣的人會說,當時外省人也死傷得很慘,而且他們還不像本省人後來得到了賠償,也找到了姓名。但經過陳儀深教授的說明,當年外省人死亡的人數不到100人,而且不久國民政府就有給予這些死亡的公教人員撫卹。還有板中的黃老師補充,外省人被本省人所殺,是屬於刑事案件,但國民政府派軍來鎮壓殺害台灣人,則是屬於國家暴力。

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一首接著一首的生命之歌

(03-03-2015 一心)
讚美空一日禪,第一次來的大約15位,其中7人是看朋友臉書轉貼的訊息,其中3位是看<做瑜珈>丁寧的轉貼。
一湛一寂負責報到,新朋友都很準時,因為我們報到通知書有提醒,我打電話給他們時,也會再說一次,倒是半舊不新的朋友容易遲到
由於在六樓負責報名,無法看到一三準備的影片和投影,但是,透過喇叭,聽到他的聲音,很喜歡一三開場的方式,他說了和媽媽的一個小故事,平易近人。
為什麼一三說話的語氣、表情、態度,總是讓人覺得很安心、很放鬆,而且,情感容易流動?我想,除了氣沉丹田的沉穩音質,密訣就在於,一三不說教,不說空洞的理論,而且,用字精準。用字精準,是靠平常說話的尋伺鍛鍊,在每個轉折處,都有用心,魔鬼就在細節裡啊,細節對了,就好像角落灰塵都有擦拭乾淨,整個空間自然會亮起來。

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非我族類的慢性焦慮

(03-02-2015 一心)
與法國友人用晚餐,我們天南地北的聊,從台灣的228、轉型正義、媒體困境、中國國民黨黨產、太陽花運動,蘇格蘭的獨立公投,太平洋小島國Vanuatu傳統信仰跟基督教的融合,到法國的查理周刊事件,雖然話題廣泛,但不離一個最核心的關注:人與人、文化與文化、族群與族群之間互動時,所依準的究竟是什麼。
上次見面時,查理周刊事件還沒發生,她當時就跟我談到說,歐洲右翼勢力的興起,讓她覺得很憂心。曾經,在法國,如果你是「民族陣線」的人,你會不太敢公開表態,但現在,「民族陣線」的支持者,可都是很公開的,隨著這次事件,法國國內又掀起了反猶、反穆斯林、反移民等等情緒,讓人覺得彷彿時光倒流了。我說,我真不敢相信這個曾高舉自由平等博愛的大革命發源地,會這樣去歧視人,她說,法國大革命時的自由平等博愛,並不包括女人,也不包括奴隸啊,也對,就像美國建國之初,不論憲法寫得再好聽,也只有有錢人有投票權,而奴隸根本不被視為人。

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即將出國遊學的保母女兒

(2015-03-01綉亭)

    保母女兒希望在出國前過來看看小兒子,跟他說再見,以及把她的烏克麗麗送給他。
    她知道小兒子喜歡唱歌劇,還特別請他唱了一段《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把它錄起來,算是難忘的一次回憶。
    晚上請她吃了一個簡餐,餐後續聊起母親家族對她打工遊學衍生的阻力,眼睛閃爍著淚光,聽著她一個人孤軍奮鬥,的確有些心酸,但也佩服她堅定的意志力,衝破重重難關,如願成行。
    她很警覺觀察到自己原生家庭的能量,不知不覺在家族其他成員重複輪廻,讓她不寒而慄,媽媽帶著她和弟弟到新竹,不讓他們再見爸爸,數落爸爸的不是,現在弟弟離婚,也不准女兒見弟媳,數落弟媳,走的路與媽媽一樣的路,他們面對生命的能量一模一樣,因此命運也很類似,她決心不要重複這樣的人生。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呼喚出性情中人的自己

 (2015-02-28院長)
你喜歡自己(相貌、身材、收入、社會形象等方方面面) 嗎?會怕孤單?活得有尊嚴有價值或過癮?喜歡親人(父母配偶子女兄弟姊妹)?喜歡老師同學好朋友?喜歡什麼樣的學校或學習環境?喜歡什麼樣的居住環境、社區?喜歡什麼樣的藝文活動、電影、大眾媒體?喜歡什麼樣的信仰(沒教條的智慧)?什麼是佛陀(解脫知見)與耶穌的遺產?(五禪支是作業力,禪定是功力。)喜歡什麼樣的台灣?
問出自己真正的喜歡,問出自己的真性情,就會呼喚出自己嚮往的至情至性。
你喜歡什麼樣的生命態度?嚮往什麼樣的宗教情操?憧憬什麼樣的人格境界?生命教育就是在思考這個問題,夢想這種問題。
怎麼樣能夠讓基督徒更像基督徒、讓佛教徒更像佛教徒、讓回教徒更像回教徒,什麼叫做更像?我們要來面對並落實這個問題,什麼叫做更像?
你喜歡什麼樣的宗教信仰?什麼樣的宗教信仰叫做「沒有教條的智慧」,那會是什麼?我們喜歡這樣問,也喜歡這樣談論,在問與答之間,很自然的就會去落實。
當然,我們還可以繼續再問,你喜歡什麼樣的佛陀?什麼樣的耶穌?到底什麼是佛陀和耶穌的遺產?你喜歡佛陀,你曾經從佛陀身上學到什麼?我們所知的佛陀遺產是上下座打成一片的五禪支,五禪支是作業力,禪定是功力,作業力比功力更重要,作業力是工作力,完成工作使命所需要的能力。我們需要隨時隨地可以從尋伺,生起喜樂一心,就像童話故事裡的潘彼得,隨時可以想到快樂的事情,隨時飛得起來,隨時有能力微笑,這就是喜禪支,這就是生命教育。

認識自己即認識天命

2015-02-28院長)
世間的問題常常出在這裡:是不是的問題。
比如你是父母,你會覺得你不夠「是」。你是老師,你覺得你不夠是老師,你是醫生,你覺得你不夠是醫生,這個「是」就是「我」到底是誰?我是父母的小孩,我是某某人的哥哥,我是某某人的朋友,我是某某人的配偶。當你是醫生,但人家說你不是一個好醫生,你的心裡會覺得不舒服。你是誰?你是人,但你不像人,諸如此類
「我」到底是什麼?
我們的生命裡很容易跟過去世有一些連結,我以前到底是誰?我去年是誰?我上輩子是誰?這輩子我又是誰?我到底是誰?為什麼我們會想要算命?會想要知道過去世?會想要知道前世今生?
再怎麼連結,最好的連結是跟現在連結,跟佛陀連結。
怎麼跟現在連結?現在的「我」是什麼?一個將生未生的狀態。這個「我」決定未生之善令生,未生之惡令不起」,這個「我」決定向死而生
「我」到底是客觀、還是主觀的認定?不可能別人認為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也不可能你自認為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別人要認識你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不太容易,你要認識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也有一定困難。
此所以古希臘哲人蘇格拉底竟把認識你自己」這麼個聽起來沒什麼的命題當作自己哲學研究的核心;甚至到了文藝復興時代法國思想家蒙田還在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認識自我;現代德國哲學家凱西爾也認為:認識自我乃是哲學探索的最高目標。這個看似每個人都多少認識自己命題竟被視為有其深度不可小覷。
生物學認定人類的祖先是猴子是猩猩基因,這樣的認定雖然可能涵蓋人類近99%DNA序列,但對認識你自己」並沒多大意義!如果說我們都是上天的孩子,嗯!這個還有一點點意思,就是說我們有一些上天賦予的東西,但這到底是什麼呢?我們的本質,我們的本心?我們的最真最自然最嚮往?其中好似有一種不太能界定的情智。

相信緣份即相信自由

(2015-02-28院長)
你相信緣份嗎?你願意讓彼此完全的自由嗎?你願意嗎?
你會抓取一輩子的緣份嗎?你不會希望有人跟你在一起是因為依賴吧!「愛就是要彼此黏著」叫做「愛著」,著火的著。
真正的緣份不是宿命,真正的緣份是能不能自由。傳統對緣份的解釋,傾向於過去,但真正的緣份是現在,更是未來。真正的緣份是眼光。
有沒有可能愛是希望有人跟你在一起是因為自由?因為很自由所以在一起,因為在一起很自由所以繼續在一起。我跟你在一起不是因為互相依賴,是因為相互間更自由更獨立更可以一起做事,甚至所做所想所說都可以榮耀彼此。
如果子女對你很依賴,你會放心嗎?如果終身伴侶對你很依賴,你會放心嗎?互相依賴,不是我們嚮往的親子關係、夫妻關係、朋友關係,我們今天之所以在一起,是因為我們嚮往自由。
所以,人與人的關係,包括親子、夫妻、兄弟姐妹,主雇關係,任何關係都是為了讓「自由」更有內涵、更有深度。
2500年前的佛法是很有侷限的,你要拿2500年前的佛法來面對今天世界的問題是有困難的,2500年來的傳統佛法迷失了,徹徹底底的迷失了。智學院嚮往的信仰是能夠解決以色列跟巴勒斯坦衝突的,能夠破解傳統佛教徒基督徒迷執的,我們的志氣比天高比地厚,我們嚮往的佛法,有可能跟2500年前很不一樣,你覺得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佛法呢?

2015年2月27日 星期五

面對IS暴行寬恕或復仇?

(2015-02-27一書)

IS要將中東基督徒全部剿滅。
50移民美國的埃及基督徒3天前在美國白宮集結,走到國會山莊,他們穿著與21受難者同色澤的衣服,沿路高喊:「歐巴馬歐巴馬你看見了?基督徒的血染紅了海 (“Obama, Obama, did you see?  Christian blood in the sea.”)」他們要求美國政府制裁IS
敘利亞人權組織說,至少已有90名亞述基督徒遭IS綁架,身上有十字架的都會被揪出處死,去年8月,IS處決了500名亞茲迪教徒,大多數亂槍射死,少數人被軍刀斬首,或被斬斷手腳釘在十字架上殺死,或以繩索縊死,另有許多人被活埋,或者負傷再活埋,4萬名亞茲迪教徒遭驅逐出原居地。

身心的變化與奧秘

(2015-02-27 綉亭)
上座,仍先連結中心線,喬好坐姿,讓坐姿中正,頭頂百會連結宇宙之氣,臀部會陰銜接地氣,讓自己以最省力的坐姿上座,特別提醒自己,可要隨時頭頂著青天,連著一根絲線,把頭部輕輕往上提,脊椎一節一節拉開。這樣的尋伺,非常有幫助,讓整炷香,都沒有昏沉,我想這就是坐姿中正的妙用與功德吧!
上座後,按部就班,先隨意做幾口呼吸,讓自己連結當下身心狀態,感覺呼吸停留在自然頻率的表淺當中,為打破慣性的呼吸模式,改換換鼻呼吸,可以讓呼吸深入連結身心,透過交感與副交感的運作,身心快速收攝,換鼻呼吸好幾回之後,自然轉換為長呼吸,尋找呼吸剛好的量,剛好的長度,以全身來呼吸,也以全心全意來呼吸,同時也以全身來觸受呼吸的收縮膨脹,讓呼吸來感知身心的變化與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