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走過生澀的青春

(12-29-2014 一心)
「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動作,其實都是在出招,我們隨時都在接招,有時候,接得很順,有時候,接得不太好。今天的禪修,就這樣注意、這樣作意,不管發生了什麼、體驗到什麼,都回來看自己是怎麼接招的。真的願意從小處開始,從自己的呼吸、姿勢、起心動念開始,讓自己先成為那個對的人,才有可能找到對的關係,這就是大大的翻轉。」
中豪的開場,提供了這樣一個鮮明的意象,於是,觸到每一個內心的念頭、外在的發生,都隨時回來看自己,該怎麼接招。這一次沒接好,不用責備自己,回來重新整頓身心,重新準備,下一次,一定會接得更好。
察覺到的內心雜念,多半跟「成見」有關,看到就放下,用一個完全不認識、不知道的態度,重新面對,發現,一整天下來,都很喜樂單純。

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原住民文化沒有產值?

(12-27-2014 一寂)
黃惠周,法洛米文創公司的負責人,201311月從花蓮縣文化局標下花蓮鐵道文化園區一館(調度室)與二館的委外營運管理權。
我們的話題從花蓮鐵道園區二館的名片談起,名片上標示著火車起訖的時間「19:08開」、「20:09到」。
「這兩個年代是有特別意義的,1908年在日本總督府決定下,花東輕便鐵路興建發車,那些鐵道工程師就是在這間房子裡討論設計的,這裡是東線鐵道的總樞紐,2009年是台灣東線鐵道終止,這裡成立國家古蹟歷史風貌區,那一年鐵路電氣化了。
他說,「真正要做文創,必須從歷史開始,你必須深入了解在地歷史,從歷史中擷取故事,從故事中創造品牌開發商品,這樣的商品才能呈現出在地風貌,因為這些商品只是生活的一部份,你不會有突兀造作的感覺….所以我讀縣志、跟耆老訪談,就是為了多了解花蓮的歷史,文創是人文地景產業的結晶,原住民的傳統工藝其實是可以很時尚,是可以跟國際接軌的….」;園區入口處標示著「常民文創」,有點繞口學術的名詞,經他解說,變得簡單多了。
「我不是很有錢,我只是有多少錢做多少事,去年我們跟七家公司競標,這七家公司的資金財力都比我們雄厚太多,我只有鼓勵我的員工,『我們把企劃書寫好,讓評審委員知道我們是真的想做事』,因為我很清楚那七家公司只有經濟產值導向,他們的企劃書除了迎合中國觀光客的紅珊瑚、七彩玉,他們寫不出其他的東西。」
「我本來是在台南竇國昌建築事務所工作,他的事務所是絕對不會拿回扣的,而且非常專業,我們經常接國際標的案子,像大阪的黑門市場就是我們接的,那時候我就參與了很多日式建築的建案;後來,我在台北吳瑞榮建築師事務所工作,這個事務所有員工125人,光是一年的設計費就是十億」,他詳細介紹過去的經歷,或許只是讓我清楚他在建築上的專業。
「因為我對老房子太熟悉了,尤其像這些日式建築,我很清楚怎麼取得建材,怎麼回復原貌,你可以比較鐵道一館跟二館,他們復原的狀況就是不同(鐵道二館是他經手整建)其實,我也沒想到我會從建築轉到藝術經濟。」
「這麼大的園區,你要怎麼經營?你想做什麼事呢?」

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台灣真的不需要靠中國

(12-25-2014一寂)
在重慶市場(花蓮市最大的公有市場),一位老攤商,看起來年紀約有八十多歲,她跟我談起市場裡種種不平,「溝仔尾強拆後,市公所把那裡原有的攤商移來現在的重慶市場,要他們來這邊擺攤做生意,(重慶)市場原有的攤位量不夠容納,很多後來攤販只好就地擺攤….
本來說溝仔尾整理好後,這些攤商就要搬回去,大家等了這麼多年,問題還沒有解決,重建溝仔尾的錢都被前任市長貪污了,這位市長還選上縣議員,真是丟臉….現在更過分,市公所說一個攤位租金40萬,要用抽籤的,而且還是新舊攤商一起抽,我已經在重慶市場待30年了,還不一定輪得到這個政府實在很可惡。」
我跟著她在攤位間慢慢散步,她說「在這裡做生意,位置沒有固定,客人就不會固定,做生意一定要從固定客源開始,政府都不知道我們做生意的辛苦,攤位一年租金40萬,一個月三萬,一天要上繳1,000元給市公所,我們是小本生意耶!土匪喔!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2014-12-25毓勻)
聖經應用程式《優訓(YouVersion)最近公佈了2014年被標籤、強調和分享最多的10處經文,其中《羅馬書12:2》位列第一。
這段經文是:「不要效法這個世界,要讓全新的心靈來引導你。用這全新的靈去探索,你將會發現上帝的旨意,你將會知道什麼是好的,什麼是真正受用的,什麼是完美的。 "Do not be conformed to this world but be transformed by the renewal of your mind, that by testing you may discern what is the will of God, what is good and acceptable and perfect."
J. B. Phillips英譯本聖經將這節經文譯得很好:「不要讓這個世界把你擠進它的模子。“Don't let the world squeeze you into its mold.”」我們的生活方式因靈魂、因回神、因重生而翻轉。
1941年《大西洋憲章》第六條:「使全體人類自由生活,無所恐懼,不虞匱乏。”all the men in all the lands may live out their lives in freedom from fear and want.”」,當今世界並沒有真的讓每個人免於(freedom from)恐懼和匱乏,反而加諸規制要去遵循,此所以《歌羅西書1:23》要我們藉與基督同活(through life with Christ),免於人類規制束縛(freedom from human regulations)而得自由。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台上那一刻是最單純的幸福

(2014-12-23韻雅)
看著場地擺滿200多張座椅,寒流來襲,大概沒多少人吧。這場地似乎有些固定群眾,演出前1小時,就已經有個阿伯坐在第一排正中央,這麼早!陸陸續續,觀眾竟然坐滿席。
我自己很期待這一天的音樂會,這是近期(未來三、四個月)唯一一場音樂會,回台灣一個多月雖然有些零星活動,這是唯一純粹的整場音樂演出,我格外珍惜。經過國際巡演20多場,更深刻領悟,僅管面臨各種挑戰,在台上的那一刻是最單純的幸福。演出生涯十多年,我漸漸學習了在舞台上放鬆、享受,相信我的態度,也影響著觀眾的聆賞經驗。
雖然Scott生病,鼓手Yeh已經一年沒有參與演出,還好對這些曲目已經熟悉得像是自然的生理反應,彩排時毫不費力,默契一點就燃。比較挑戰的是音響,這空間全部是石材,沒有任何布幕和木材,適合演出古典室內樂,如有打擊樂器,整個迴聲很大,樂聲就會糊掉。至少這場地是安靜的,舞台高起,觀眾有很好的聆賞角度,又與表演者有親密感。每個場地都有優缺點,說白了,也只是每次都是不同的經驗罷了。
整場音樂會非常順暢,觀眾以一般中低階層為多,聆賞秩序非常好,小孩靜靜坐著也沒有哭鬧。一開始氣氛比較嚴肅,可能這場地多是古典音樂會,經過我們慢慢的暖身和帶動,觀眾越來越開放參與,熱情瀰漫了整個空間,叫喊聲、掌聲、歌聲溫暖全場,我們破天荒唱了兩首安可曲,帶去的CD也銷售一空!

脫出雙重局外人的傷痛

(2014-12-23楊翠)
昨日(12-21-2014)的新書座談會,魏揚的發言中,強調台灣社會不應只敘述運動的成功與光彩,更必須面對「行動者的猶豫、遲疑,退縮、自私、徬惶甚至選擇切割及分裂的一面。」而整體台灣社會,也必須:「面對轉型正義傷口的歷史治療,要承認傷害的存在,追求社會的連帶感,找到如何共同生活的可能性、凝聚力,讓台灣成為一個共同體。
後來想起,魏揚的這一段話,與我敬愛的作家李喬2005年所寫的〈「台灣思想」初探〉一文,觀點幾乎完全一致。魏揚想必沒讀過李喬這篇文章,他們兩人應該是由於選擇站在相似的觀察位置,因而提出相同的觀點;李喬指出,唯有正視傷口,才能脫出傷痛

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生命之舞第二堂

(12-22-2014 一心)

開頭的靜坐,接續上週「把呼氣好好呼完」的練習。蘊芝說,當她有記得要練習時,非常有幫助,腦中一大堆雜亂思緒,會隨著呼氣一起沉澱下來,整個人都穩住了。這個練習,我自己也非常受用,會讓自己很快地「落地」,回到當下可以做的事,生命中再好的理想,都需要這種「落實」的力道。
在流動自然的呼吸裡面,我請大家把雙手往前伸、手掌心往上。
「感覺,你正捧著一個非常珍貴、很有分量的禮物。
手掌心感覺得到重量嗎?
用整個身體去秤秤手掌心的重量,
用呼吸去感覺。」
「這個禮物,是你一輩子經驗與智慧的累積,
你即將要離開人間了,這是你要留給這個世界的禮物。
這個禮物是什麼?花兩三分鐘,寫下來。」
第一次來的Lucia說,她腳超麻的,不過,她有用整個身體去秤,她發現,她要留給這個世界的禮物,不是沉重的,而是輕盈的,是一種可以讓人感覺自由的存在。一說到留給世間的禮物,大家的神情都帶著光采,和一種自然而然的虔敬。

一場《聲動》的饗宴

  (12-21-2014玲真)

昨天下午和先生去蘆洲聽《聲動樂團》演出。會場大概200個座位,離開演時間大概還15分鐘,觀眾席幾乎坐滿人了!原本還以為這麼「偏遠」的地方不會有太多人的!
《聲動》的音樂會聽過好幾次了,都是在晚上,今天是白天,還好因為是在地下室,聽不到外頭的喧囂。觀眾的寂靜度也不錯
剛結束二十多場海外巡迴演出,《聲動》整個演出水準真是大躍進!Mia空靈的聲音美的不在話下,而舉手投足、台風是那麼的自然優雅、服裝造型更是集美之大成。加上中阮手、二胡手、鼓手、還有彈奏貝斯、中阮的Scott,個個出神入化的表演,讓滿場的觀眾飽足了一場視覺和聽覺兼具的音樂饗宴!坐在第一排一位頭髮全白、看起來應該有七八十歲的外國老先生,不時跟著音樂輕搖著頭,很享受似的!我也情不自禁、入流的跟著美妙節拍或,擺動身體或用腳打拍子!
《聲動》這回的表演很精采!我以前從來沒有在一場音樂會中因為尖叫、跟著唱、結束後大喊encore,而聲音有點沙啞!也從沒有因為熱情鼓掌,兩個手掌打得像今天下午這麼紅通通過!因為天氣變冷了嗎?

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扁總統病情可以公開嗎?

(2014-12-21 一寂)
友人提出保護病人尊嚴與隱私的立場,反對公開扁總統漏尿,憂鬱,變廢人等「病情」隱私,指陳這樣子已傷到病人最起碼的尊嚴,還舉了美國總統雷根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做例子,說他們兩人晚年都得了輕重不同的老年癡呆症,但兩人的實際病情從來不是公共討論的議題,同時家屬與政府也極力維持其隱私。
我有不同看法,表述如下:
一、「中華民國在台灣」目前只有兩位前總統,一位是李登輝,另一位是陳水扁
即便兩位已經卸職,前者仍是鎂光燈的焦點,如李登輝仍會接受應邀,出國訪問或四處演講,後者鎂光燈進不去。
阿扁在卸任總統職務一小時後(當天上午10點),馬上被「限制出境」;沒經偵訊、起訴、審判,北檢憑什麼發文「限制」?阿扁才轉個身,即因國務機要費案遭到檢調機關偵辦,不久聲押陳總統,漏夜移送看守所,刻意用手銬,極盡羞辱之能事羈押期從此無限上綱!其間司法程序不正義非常明顯。

聆聽深心轉化的信息

(2014-12-21 綉亭)  
靜坐,先靜靜感覺當下的狀態,並問自己今天要如何活出自己?我真的有感覺到上帝的能量在我身體嗎?隨時連結到祂的能量嗎?渴望如何活出自己?渴望留給世間什麼?
花了一些時間認真連結這些提問,發現隨時跟自己提問是很好的事,因為提問可以從昏沉的慣性中,突然轉醒過來,至少會讓這個片刻是清醒的,透過提問,可以再度連結上自己的中心線,也就是生命的核心價值,讓自己真正連結自己生命到底要什麼?不要什麼?讓自己可以隨時定瞄,隨時準備再出發。
上座,仍然把端坐在靜心房蒲團上觀想為上帝,上帝在呼吸在觸受在感覺,願以上帝的高度與氣度來領受這炷香,聆聽深心轉化的信息,靜靜地呼吸連結,連結上帝至高至真又純粹的能量…..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享受呼吸的收縮膨脹與身體之間的律動,每次當呼吸連結上純粹的高能量,很快就進入凝定之中,呼吸變得深入而綿長,不知不覺進入天長地久的感覺,形體消失,只剩下一起一沉呼吸的韻律,連接著天地。
在身心極為安靜之中,突然問起自己「今天為何而上坐?」快速閃過為活出真正的自己而上坐,至於要如何活出真正的自己呢?正好利用這炷香深入連結,聆聽上帝的信息。

2014年12月20日 星期六

對人要有尊重

(2014-12-20郁曼)
才剛上班,最近常找我幫忙寫e-mail(英文)的會計室同仁就來找,還拿了一袋番茄和甜椒,說是她媽媽自己種的,心想今天發生什麼事了?
原來她收到非洲分處處長的信,第一句話就叫她對人要有尊重,她很懊惱,要請我幫她看那信,然後教她怎麼回。
之前我就跟她說,寫e-mail一開頭最好要先問候致意一下,或者用「某某文件已收到,謝謝你的回饋」、「收信平安」、「希望您此刻一切都安好」等等之類的起始語,那是一種氣氛的潤滑劑,因為一開始就直接跟人說「你哪個地方做錯了」、「你哪個資料漏了給」、「你以後要怎麼怎麼做」,看信的人會很不舒服的。
但同事覺得那很麻煩,她說她都單刀直入,可台灣人的直白都是命令句;如果同是會計部門的人,或常常連絡的,或許還無所謂,但這次遇到職位很高的「處長」,果然她就栽跟斗了。

小女兒唸中國史的困惑

(2014-12-20季菁)
小女兒問我,我們這一代的小孩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了,為什麼還要唸那麼多中國史?唸了中國史,只會覺得清末以後盡是為政者的腐敗,盡是一次又一次喪權辱國的條約,為什麼要唸那麼多這樣一個不進步的國家的歷史,為什麼不多唸像歐美那樣一個進步的國家的歷史,讓我們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中國歷史好像在讀官宦家族的宦海沉浮,與升斗小民的權益無關。權貴的榮辱等同國家的榮辱,權貴與升斗小民有難同當、有福不同享,一次又一次喪權辱國,等於權貴一次又一次把命命不等值的老百姓推到顛沛流離、水深火熱中。中國歷代的政治,從來不是公民管理政府,從來都只是權貴支使人民,中國人從來不懂和平轉移政權,從來都只有血淋淋的宮廷政變、黨同伐異,演變到近代,沒了宮廷,卻依然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權貴世襲、黨指揮政,行政首長服膺政黨利益、不捍衛人民權益,司法左偏右袒不獨立、檢調警有權無責的濫偵濫訴,黨的利益高於國家。所謂為民族生存而戰」,其實只不過是在保衛權貴階級集團的利益!
讀這樣子的中國史,如何光耀世間,於人有益?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別用傷痛來定義自己

(12-19-2014 一心)
友人曾聽親教師說過,「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念頭都在自我暗示。」當時的他,身心如同被雷打到,全身發麻,重要的是,從此以後,他「講話就跟意根斷開了,也懂得回心轉意的說話了」。
親教師很早就開示過,「講話的源頭起於我們內在的尋伺,古人稱之話頭。一般人參不到話頭,此所以開口便錯,動念即乖」。
很好奇,友人的「講話跟意根斷開」,是怎麼練習?
前幾天法會結尾,師的開示,解答了我的疑惑:
「你是你自己想像的。
你到底要留什麼給世間?你活著的價值是什麼?你可以給人家什麼?
給不出來,是因為你對自己的想像出了問題,因為你缺乏想像力。
為什麼總把自己想像得很渺小,對世間沒有什麼貢獻?
為什麼總是想像你還是那個過去的你?
為什麼不能想像一個完全重生的你呢?
你這是太看不起自己了?」

身體死了,靈魂自由了!

(12-19-2014 )
早上靜坐時想到師開示:「地藏願,金剛心」,「願死後讓別人感覺我是一個愛的化身,能活在別人的心中,幫別人活出最美最嚮往的愛。」
上次做死想,想說死了就死了,一了百了,也沒有什麼放不下了。就像師開示的一下子就涅槃了,那有什麼意思!
想像現在我死了,如實地去感覺,會是什麼狀況
晚上睡夢中,發現自己離開了身體,天亮了想回去,卻回不去了。不久,太太發現該上班的時間,我還沒有起床,到我床邊才發現我沒了氣息
她驚嚇之後,打了電話通知師和聖脈的家人,然後在一旁哭泣起來。不久回神,冷靜地走過來注視著我,因為在聖脈學法,在這最無依、最難過的時候,三寶就是她最大的依靠
主管會議時,談到人死後的處理,同事們有的說要土葬、火葬,有的說要樹葬,我說還有天葬。現在突然死了,不管怎麼葬,都無所謂,反正最後都是回歸自然

跟一位年輕女生同桌

(12-19-2014一虹)



外出吃點心,因為客滿跟一位年輕女生同桌(25歲),她很和善地招呼我,我也就大大方方地詢問(關心)她的學經歷,得知她是台東人,大學唸「數學系」,在台北市補習考台大等名校「統計」研究所,準備花一年時間閉關讀書,她在台北很少朋友,補習班都是碩士生,只有她是學士。
聽到台東自然連結「美麗灣」、原住民和工作機會,詢問她父母的職業,她馬上面色凝重地說「怎麼問這麼細(私人)的問題?」我解釋自己對台東的認識有限,我關心台東人的工作機會。後來她表示贊成「美麗灣」開發,企業承諾要僱用當地人,總比沒有交換條件就開發好,她支持現任縣長有在做事,她最討厭外地人到台東來「反美麗灣」!媒體都報導「反美麗灣」,卻不報導當地人「支持美麗灣」她覺得環保人士會剝奪台東人的工作機會,我說她也可以表達「支持美麗灣」的意見,願意參與和關心社會就會挖掘出真相。
她希望將來能回到家鄉去工作,現在她專心讀書不問政治,並強調只有當地人有資格說話,好像沒有我置喙的餘地,我未說出口的話是:贊成和反對雙方得到的資訊是否充足和透明?這是作決定的先決條件啊。正反兩方有真誠對話,社會才不會撕裂。
台灣只有一個,「美麗灣」屬於台灣人,不屬於台東本地人。就像如果核廢料置放台東,或首都蓋在台東,不是台東當地人可以決定的。總不能因給台東人最多的工作機會,就決定核廢料置放台東、首都蓋在台東吧!

「法」就是用在最困難時

(2014-12-19紀涵)
水保局人員來勘查現場(今年度提案的明年度要施工,確定施作地點及方式),因最近社區都沒有重要事項所以比較悠閒,但也看見造成散漫,這幾天慢慢調整後,感覺步調有回來,再一次的觸,感覺身心又喚回熱情。
短短不到半小時時間,感覺這股能量帶給身心開心。
媽媽去南投載貨,所以勘查現場後我顧店,感覺身心都很飽足,所以把客廳掃了一遍和拖了一遍,順便洗車
一到下午,馬上就看見無常,察覺身心變化的異常,反觀是喝了咖啡就出現,當下感覺到不舒服,看見頻率不同了。
察覺是因為肚子空空就喝咖啡,當下補吃一點東西,感覺昏沉來了。

從自己復原的經驗談起

(12-19-2014玲真)
早上快要完成昨天的日記時,Leanne來電,問我中午有沒有空一起吃飯。看我猶豫了一下,她說「不用勉強」,她只是剛好今天有空,先後找了另外二個朋友,但她們都沒空。 
我很誠實的說,我還在寫日記;下午要準備晚飯。
她問,三年多前我有焦慮症時,吃藥會不會有副作用?她週六去看身心科醫生,今天吃了一顆會讓心情穩定的藥,但覺得胃很不舒服。
我說,那時我沒吃西藥,倒是有去讓中醫調身體。我每天做至少二個小時定課。
建議她多做禮佛,然後要呼氣呼得很完全。
婉拒她後,我回到電腦前。突然心生不忍她一定是心情不好,很需要朋友陪伴。馬上打電話給她,跟她說我日記快寫完了,請她等我一下。
見了面,被她憔悴的臉嚇了一跳!上禮拜讀書會結束後我們還一起用餐,那時她還好好的。
原來她又被自己的亂想快「逼瘋」了,她說先生也快被她逼瘋了!導火線是阿基師的新聞。

家裡的小紅衛兵

 (2014-12-19季菁)


向圖書館借了一本之前挺占中,並為占中寫了一首主題曲撐起雨傘林夕的書「是非疲勞」。裡頭有兩篇文章提到香港現在的小學國教課程內容,一是小六的題目「內地時事我要知」,林夕很幽默的說,譬如北京水災的事,老師要教地下排水系統是明清時代留下來的遺跡,中華文化真了不起嗎?死了幾個人可以知道嗎?北京當局自己連傷亡人數都不願讓人知道,那要叫大家怎麼關心時事。結果揭曉,教材內容是講香港義工在地震災區救人的事蹟。

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15年後的同學會

(12-18-2014一湛
開學時就先問學生他們的夢想和如何讓世界變得更美好,鼓勵他們依著這樣的夢想路徑,這學期開始改變和前進,接著讓學生進入高度的想像,想像走完15年後的自己。
上一週辦了「15年後的同學會」,下課時學生說他們對未來有清楚的方向和目標,收攝身心整裝出發了,不會再有浪費的時間了,這學期真的成長很多。
昨天就讓學生上台說明這學期的努力成果,有一個學生李心主讓人非常驚豔,他說小時候就常問自己將來的夢想,他覺得未來的世界一定不是順著老路子:考明星高中進大學找安穩工作,他要鍛鍊自己,所以進了華岡藝校,學表演學造型,他非常喜歡這樣淋漓盡致的發揮和創造,他用繁星計劃進入北科大文發系,他開始為自己舖路,考了很多證照參加很多比賽,從國內賽,這學期更進軍國際,先比了亞洲賽去了泰國、日本,都是跟專業級的老師比,日本這次還得了第一名,因為他很用心的將日本文化元素用在最新造型上,裁判說傳統與創新達到最完美的平衡。下一步他正準備要進軍歐美比國際賽。

高獻庭跟部落生命緊密結合

(12-18-2014 一寂)
花蓮市舊鐵道徒步區的盡頭,有棟兩層樓的展演空間,建築物旁的空地樹立著一排木架,一位粗壯的男子正在用木條跟竹子,在木架上做出種種的變化造型;他動作敏捷,切割手法熟練,不假思索。
一旁觀察許久的我,忍不住的問,「這是….?」
「東華大學藝術系的老師想要在這裡做點變化造型,我來幫忙把他們的想法做出來我主要是做木雕創作的」,他的漢名叫高獻庭(Kuciling-Katatepan),來自台東知本卑南族卡地布(Katipul)部落的青年。
台東,對我而言,是個遙遠陌生的地方。

想像自己為上帝

(2014-12-17綉亭)
今天把想像自己為上帝,觀察今天身口意是否有跟過去不同?
發現只要一連結現在的本尊,不是我而是無不所無所不行的上帝,發現身心不像平常那般渺小畏縮,感覺一下子高度氣度有被拉高。
當我吃飯時,本來坐姿不是很端正,進食用速度稍嫌快了一點,但只要想到我是上帝,哇!好像快速急躁的頻率,立即被調整,馬上緩和了下來,坐姿立即改變。
早上當先生要去上班時,東瞧瞧、西找找的過去我一定繼續做我手邊的事,不會暫停,今天我改成很關心去詢問,在找什麼?我一想到自己是全能的上帝,立即很關心發生時麼事,以溫和的語氣問:「你好像在找東西?」
「眼鏡,我的眼鏡不知放在哪裡?
上帝想要助人的同理心,悄悄地住進心頭,放下正在記錄修行日記,尋尋覓覓,樓下樓下,跑了好幾趟,沒有找到覺不放棄。

南加州的中國二代屯

(2014-12-17 一丹)
畫面從一經典的美國郊區,搭配悠閒的輕音樂開啟了序幕。隨著熱門曲風的轉換,豪宅、名車、時尚名流一一映入眼簾。
這個美國南加州美麗的小城鎮,阿凱迪亞市,早已成為中國人群聚的高檔住宅區,它擁有幾個非常亮麗的暱稱,其一是中國人的比佛利山,可見此區極為尊貴。正由於它尊貴的身份表徵,使其成為當地赫赫有名的中國二奶、小三村。
近年中國權貴有些轉變,大奶營取代了二奶村」,隨著中國權貴與裸官送到美國讀書並置產的孩子,阿凱迪亞市搖身一變,變成張揚炫富的二代屯,錢跟著富二代、官二代走,中國的財富變成了美國的財富,那是中國權貴的後路。
目前約有235,000名來自中國的學生,在全美讀高中和大學。

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口訪郭子究故居導覽志工

(12-17-2014一寂)
在花蓮港附近試著街頭口訪,只是,海岸路的風好大,為了避風,我往小巷子走,隨意亂轉,不小心走到一處僻靜的日式住宅區,「郭子究故居」與「郭子究音樂文化館」所在。
導覽的志工原是花岡國中的人事主任,她很希望能夠保存這一帶的文化古蹟,「但是,文建會沒有經費,縣政府更窮,這裡的志工都是退休老師自願排班的,我們下午還會在這裡練唱,都是唱郭子究老師的作品郭子究老師是花蓮人的驕傲」,她最喜歡唱「回憶」,郭老師的「回憶」有華語版、客語版、台語版,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只會唱客語版,因為我是客家人」。
她好喜歡「郭子究音樂文化館」,「這裡很僻靜,日治時代就是花蓮高中老師的宿舍區,這裡的日式建築是全台灣最精緻的,好可惜,公部門都不珍惜,屋子壞了也不整修,就放著讓這些建材腐朽,看了心好痛」,「花蓮市區理好多日是建築都被拆了,很不合理,拆之前都沒有問問我們的想法,縣政府老是說『要開發』,還不是損失人民利益,圖利財團」。聊到花蓮,免不了談到花蓮的開發與房價高漲,她很不滿,「花蓮人自己都買不起這裡的房子,太過分了。」

隨時連結每個人的真心

(2014-12-17 綉亭)   
上座後,仍先透過呼吸連結,透過呼吸進入身心深層奧秘的國度,好讓自己好好領會它的訊息與教導。當很專注於呼吸的收縮膨脹時,呼氣與吸氣自然會想辦法如何穿透層層疊疊的堡壘,信任呼吸的會在意識注入的光與洞見
    靜靜地呼吸,享受呼吸在身體鮮明地觸受,把心帶著一起感受,彷彿全身上下一寸一寸地活起來,呼吸到那裡,心就跟隨到那裡,暖熱也跟著到那裡的,同時也在打通那裡的血路與氣脈..身心彼此合作無間,真是奇妙的組合,每一次的經驗都由不得佩服與讚嘆,真是上帝傑作,鬼斧神工。
    然後,開始練習師隨念,觀想端坐在這裡的就是  師的身體,感受師的氣息流入身體,感受  師的凝定,今天進入止息無念狀態,時間稍久一點,同樣領受到極為靜謐寬敞的空間與天地

主持人彭文正,讚!

(12-17-2014一虹)
這週看了三立新聞台徐國勇主持的節目主題「馬不下台,李登輝:『有更好方式』」及寰宇台<正晶限時批>節目談國民黨改革,我已很久不看新聞評論,感覺前者討論很熱鬧,很像街談巷議,不會放在心上。
發現後者主持人彭文正有年輕人的新思維,我才看一單元感覺主題設計有用心,彭文正談到救國團「出資」因不具法人資格不能登記產權,後經法院判決從國有財產「更正」為團產,若用公務員頭腦怎麼都看不出破綻。但彭用邏輯常識說理,不落入法規大道理,黨國接收日產是全台灣人的財產,應屬國有財產,卻登記為「國民黨產」,再轉給「救國團」,源頭「搶劫」來的財產,或移花接木或五鬼搬運,怎麼算都應歸還國家,不管你後面多麼「合法」!
我一輩子的公務員生涯沒有人會用這麼簡單淺顯的思惟,都被「法規」洗腦僵化了。正因世間不會看源頭,苦才愈集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