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

芙兒茉莎情詩 之一

(2014-11-30沐沐)

帶著香氣
妳釀造世上最瑩透的液

無垠地
向遠方的那條線
妳綻放著十二月的浪

悸動的山脈
起伏著妳世紀以來的真摯
與祈

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他送我一包「鷹獵米」

(11-29-2014一寂)
youtube認識盧紀燁與「壽豐印象」,找機會登門拜訪,我好奇他所創建的在地小農交易平台「壽豐印象」如何跟「壽豐農會」區隔功能與運作?因為我對這部份是完全空白無知。
「一般農民對農會是又愛又怕,很想靠近又不願意太靠近。傳統上,在地的老農受限於知識訊息,他們必須透過農會才有物流與市場,但是,農會為了促銷,又會壓低農產品的價格,影響老農的收入」,「基本上,農會所提供的功能,我們都有,只是我們所提供的農產品約七八種,沒辦法像農會那麼大規模與全面性。」
「『壽豐印象』並沒有強調有機無毒,我們強調生產者必須標示清楚,我們想提供的是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的『誠實』與『相信』。」
「我們跟生產者之間是夥伴關係,我們不是合作社,也不是產銷班」,他對「壽豐印象」的想像與嚮往是「農民組合」,他覺得「在台灣,要成立『農民組合』很困難,因為台灣人不太能合作對話,尤其是那些很優秀的人才。」

唯一的認識是對法

 (2014-11-29宥娟)
「聽不懂、沒默契、會誤解,就得保持距離」,師這樣說,因為這樣下去,彼此的生命沒有交集,是完全不同的世界,這樣跟師學法就會太用力,只適合遠距教學最好不要交日記,最好不要跟師有近距離的學習,寧可用自己的方式或自行上網來學。
一聽到師這樣說,心立刻沉了下去,開始難過收縮起來了(忽然深深體會到,這就是慣性!用宿命輪迴的身心模式在觸境,這會不會就是師說的聽不懂、沒默契、會誤解?)
愣住了一會兒之後,才知道怎麼問話
(此刻更發現,隨時隨地保持中心線,才能零距離地聽懂「籟」吧?此刻忽然覺得被訶責得幸福洋溢,因為距離上次師這樣訶責我,兩年來我的生命讓法蛻變了!似乎可以不再眼盲耳聾,不再任意情緒跌宕,哈哈…^_^a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政治壓迫是一種原罪(SIN)?

(11-28-2014 一心)
美國密蘇里州黑人少年麥克布朗 (Mike Brown)遭白人警官威爾森Darren Wilson)槍殺案,「大陪審團」1124裁定不起訴對白人警。這項判決,再度引發全美各地的抗議浪潮。
判決的前夕,大陪審團達成決議的所在地Clayton,風聲鶴唳,情勢緊張, VICE News的記者採訪了一家酒專賣店的老闆愛爾Al Prince),他很擔心自己的店會成憤怒者攻擊的對象,於是,他找來了朋友大衛David Hoech),一位越戰老兵,買了十幾把槍,2,500發子彈,並準備了15,000美元的現金,隔天要駐守在店裡。
這位退役軍人,把看起來像是網路購物的紙箱一一拆封,十幾把槍一字排開,放在桌上,並且堆疊起一盒盒的子彈,數量驚人。
老闆說他自己也不喜歡用到武器,他是一個從不打獵的人,記者問他,但如果有人進入你的店裡,已經有些失控了,你要怎麼辦?老闆說,就做我該做的。
第二天早上,記者到他店裡採訪,沒有看到一支槍,他說:「你說的對,我做了錯誤的決定,後來我有跟我父母講,他們很生氣,也有跟我律師講,律師說這很不明智。我才想通了,任何資產都比不過人的性命,而且,也不應該發生。我現在的計畫是親自站在店門口,跟人握手,說話。
記者問之前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想法?他說:「我只是太愛這間店了,以為自己可以為了捍衛它而賭上生命,店亡人亡,那想法就如雪球般越滾越大2500顆子彈到零顆子彈,我想,我做了對的決定。」
1124日晚上,聖路易郡St Louis County)檢察官Robert P. McCulloch宣布了不起訴的決定,在記者會的最後,他說:「這件案子打開了一個陳舊的傷口,給了我們一個去處理傷口的機會,而不是像過去那樣,只是淡忘。多少年來,我們不斷地面臨類似的不幸事件,激起議題,但不久又淡忘。所以,我鼓勵每位參與對話、參與示威的人,繼續,不要放手,並用一種建設性、大家都可以獲益的方式進行。」

生死不平等的恐懼

(2014-11-28綉亭)
醒來,先躺在床上有意識的觀呼吸,連結身體,讓身體充滿能量,在慢慢地起床。慢慢地來到靜心房,靜靜坐了一會兒,感覺完全清醒,再準備今天的靜坐。
上坐前,依照往例,仍先  祈請師佛,蒞場護祐,讓我領受這炷香的靜坐功德。
坐定前,先調整坐姿與中心線,以最不費力的姿勢端坐,然後先做幾個深呼吸,發現氣息深沉而細長,當吸氣把氣吸進入身體時,末梢神經麻麻養養,手上與腳掌的氣脈不停地跳動,鮮明感受到氣息進入身體的變化。當呼氣把氣呼出體外時,從末梢神經到腹部再往頭部,一寸一寸地變柔變鬆,身體逐漸釋放緊繃部位,帶給身體無比地放鬆與自在。
隨後,再改換鼻呼吸,僅僅幾回,進入很深的凝定,悄然轉為短呼吸,若有若無的氣息,進入止息漸漸進入止觀。
靜坐前,仍對昨日靜坐經驗「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有卡住不流動的情形感到好奇,今天就以這作為靜坐的主要導向。主要想進一步探究是什麼讓心不能無所住?帶著這樣的疑惑上座,希望從中了解身心卡住的原因,進而找到方法對話,從中釋放。當我拋出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卡住不流動的原因是什麼的問題,然後,靜靜等待身體答覆--身心凍結的深層原因。

2014年11月26日 星期三

一笑泯恩仇

(11-26-2014衣穎)
 昨天教務主任跟人事敲門,進門一句沒事,只是例行檢查查什麼?主任說查勤啦!我馬上立刻回應答ㄧㄡˋ 
今天第二天了教務主任這回惹到一位準時前往授課的老師,因為這個老師在第三節下課即前往第四節的班級。結果她不在辦公室,被上報至上級,且要寫一份報告解釋為何不在辦公室她非常生氣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投票權為何神聖

(11-24-2014 一心)
生命之歌最後一堂課。主題是絕苦與絕美的宗教情操。下星期就是選舉了,直接從這裡切入:「談到政治,會能量流失嗎?有無力感嗎?」
其實,能量流失是因為注意力不當;看表象,沒有看到核心,就很容易被議題帶著跑,流失能量。而無力感,就是生命力(氣力)的管理不當,只要怕被打擾,怕煩,怕沒有能量,就會花太多的力氣去阻隔,反而讓力氣盡失。
注意力要怎麼擺才會對?才能夠吸收得到能量?
我放了姚立明解釋他加入柯P競選團隊始末的演講影片,因為是現場觀眾用手機錄的,鏡頭晃來晃去,我請大家可以閉上眼睛聽。
聽完這四分鐘,大家都感覺很感動。問大家對哪句話最有感覺?
「我們倆有不同的歷史經驗,可是,我們可以有共同的現在,也可以有共同的未來。」「我被認為是深綠,你被認為是深藍。我們倆只要站在一起,我們倆可以理性的交談。我們倆可以合作。全台北的市民都知道,藍綠就可以和解。」

2014年11月23日 星期日

拜土地公不如拜賈伯斯

(11-23-2014一三)
拆枕頭套的時候,發現太太枕頭的下方壓了一張紙片,上面寫了三個願望。首先是希望房子能以好的價錢賣出,其次是希望能中樂透頭獎,再來就是學好英文,希望有朝一日能和老外對話。
關於賣屋,前幾個月請仲介幫忙,結果房子沒賣掉,倒是仲介先生因為政府打房,率先陣亡不幹了。看來三個願望中,最後一個最有希望,因為太太每天K英文,看來這一次,她是來真的。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嚐到不沾黏的滋味

(2014-11-22綉亭)  
上座前,先禮佛,身心已連結上某種凝定與平和的能量,帶著這樣美好感覺來靜坐。觀想  師佛的相,祈請 蒞場護祐,讓我領受這炷香的靜坐功德,深覻身見、自我身影,進而深入轉化與清理。
坐定後,身體很自然專注在呼吸,慢慢的感覺到呼吸頻率起了變化,在一吐一納中,氣息自然變得細長而緩慢,身體順著這自然呼吸的節奏持續進行。
一俟身體慢慢習慣這樣節奏,身心自動導航模式啟動了,感覺這種呼吸法已經熟悉,運作自如,大腦開始感到無聊,昏沉與自動對話出現很頻繁。當警覺到這個狀態,馬上改換鼻呼吸,經過善巧的吸喜呼捨作意,全然由衷地練習,頻率馬上改變,氣象一新。
經過練習幾次的換鼻呼吸,與交感、副交感神經連結上,清醒取代了昏沉,原先自動導航模式已打破,在每一個呼與吸的瞬間,都可深入觸受身心變化。不久,自動轉為長呼吸,奇妙感覺到每一口氣息,連天接地。頭頂上方百會處,麻麻脹脹,又癢癢的;臀部會陰處,持續感覺氣息流過微微震動,身體小宇宙連結上大宇宙,身心還是很警醒放鬆,靜靜坐著,呼吸又漸漸起了變化,進入明亮靜謐的空間,進入了止息狀態,融入廣大..…

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跟老人家共住的挑戰

(2014-11-19 一丹)
回顧過去,我好習慣做世間的開心果,永遠笑臉迎人,還記得同事們常說只要我一到辦公室,整個空間就熱鬧了起來。但其實,我的內心非常黑暗,甚至很期待「永別」的那一天可以早日來臨。記得當我看到美國喜劇男演員羅賓威廉斯的自殺死訊的時候,我並不意外,且心有戚戚焉呀。
以前面對家人,我算是比較沒有那麼陽光的,無論是內在或外在,都多了些抱怨或悶著不說話的性格。聽到爸媽吵架、或是對我的一些嘮叨等等等,都容易讓我感到厭倦,不想去理會,一心活在自己的黑暗裡。
我從沒想過人生是可以有選擇的,想要成為關係中的開心果是有方法有要領的。

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靈感

(20 14-11-18 沐沐)
空闊的人行
蹓著秋

滿地紅著的思
啣著另一

路上魚群匆
呆坐的眼

我們共有的小小無限

(11-18-2014一止)
看到一張圖:
維尼與小豬的對話
「是什麼日子嗎?」維尼。
「是今天。」小豬尖叫。
「我最喜歡的一天。」維尼說。覺得很有意思,尤其是最後這一句才是說出「日子」的核心價值---正見當下,歡喜無量。
於是隨意的發想….
念?今心。
正?
想起了師開示,八正道的「正」就是榮耀的意思。想到榮耀這兩個字,嘴角就會自動上揚,讚嘆詮釋得精準與傳神。
400-600 天未明但心已醒,走到六樓的露台上吹著風,感受著夜裡的寧靜,在每一片葉子裡,在眼睛所觸及的建築物、行人….很安靜的在呼吸進出。

2014年11月15日 星期六

母喚

(2014-11-15沐沐)
風正微微
眼神以及她的衣

煙裡仍醒著一絲未知
烏黑的光已然褪

眉梢緊揪著蒼茫
每一次
望向天

縱使是此般細緻滑嫩
手繭撫著的

表情
還有表情的纖維
顏色緩緩滲

卡巴金的預防醫療

參加「卡巴金的正念減壓三日工作坊」有三百多人,除了台灣人外,還有美國、德國、中國大陸、新加坡、日本、馬來西亞等地區,正念減壓似乎蠻符合世間大眾需求,風聞他以禪修改變西方的醫療觀,著實佩服他參與式預防醫療已被全世界2300家醫療院所接納,對他十分好奇。
研習剛開始,靜靜地坐著,卡巴金Jon Kabat-Zinn開口說話時,我用全身來觸,認真感覺他說話的頻率會從身體哪個部位穿透進來,當我用這樣的方式來聽,真的很能觸及無形的能量場,他的聲音從腹部穿透進來,然後來到心輪,聽著他的話,心很容易打開,心感覺很溫暖,感染力也很強,這也讓我十分驚訝的。
研習一開始,卡巴金說明今天參加學員的要求與配合,除中餐外,課程進行,中間不下課,希望學員自行照顧自己需要,全程保持靜默,不交談,希望學員能深入體會靜默的空間,切斷與外在許多不必要的連結。靜默時間,保持靜默, 禪修就是深入跟自己做朋友,學習如何與自己相處。

2014年11月14日 星期五

台北教大的訪談作業

(11-14-2014 一心)
接受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的訪談。
我提早到達,幾位同修在廚房用午藥石,一止有提出說,我做的投影片內容可能太過理性,知識性,不夠有感情。既然他們的報告內容,是為了介紹助人團體,我們應該多以助人的實例為主,比如說,提出幾位聞思班學員和同修的個案介紹,見證聖脈對他們生命的改變。我想,個人例子我們自己現身說法、穿插分享就夠了,投影片提供的高度是必要的,也是讓大學生思辨的好材料。不過,當下其實對彼此的默契,有深深的相信,重要的是讓情感自然流動,見機行事。
共五位女同學,三位男同學,他們修的這門課叫做「助人工作導論」,是心理諮商系的必修課,此次作業主題,則是「介紹助人楷模」。我先問他們想像的助人是什麼?他們回答:幫助對方想通,提供不同的視野,陪伴
突然發現,助人,有一個很重要的核心精神,叫做:以對方為主體。
在正式進入投影片、回答他們的官方問題之前,先邀請一智、一止和我自己,簡短分享自己為什麼來到聖脈。
一智,是因為想要幫助她的癌末病人,而到處找資料,找到了聖脈的文宣和錄音帶,一句「認識自己、認識世界」讓她很驚艷,書中練習呼吸的方法,讓她很受用,於是加入了聖脈,到頭來,被幫助的是她自己。

出離關係對待的葛藤

(11-14-2014一三)
友人談到早年父母重男輕女對她的傷害,黏皮帶骨,火熱熱地,卡得很深很牢,無法用理性來割捨放下,想從家族動力排列研習(Familienaufstellung)」獲得救贖,這套課程好像是在探討自己跟原生家族的關係,感覺以這種方式談關係,很容易就陷入過去、現在、未來的思維模式,也很難逃脫華人三從四德的道德箝制,繞了一大圈,不過是為了和父母和解。
倡導者海寧格(Bert Hellinger) 說:「愛是階序的一部分,階序是早已被排定了的,愛只可以在倫常階序的範圍內成長(the orders of love)。」他的價值階序(Wertrangordnung與儒家「唯上是從」的「權力倫理階序」遙相呼應。他又說:「榮耀自己的父母便是榮耀大地,疾病乃是拒絕榮耀自己父母的結果」,為什麼不倒過來說:榮耀自己的子女便是榮耀天公,疾病乃是父母拒絕榮耀自己子女的結果」。

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童年烙在身心的陰霾

(2014-11-11 綉亭)
今天上座,仍先祈請  師佛蒞場護祐,讓我仍能深入清理與轉化身心卡住不流動的能量,讓我的四無量心毫無困難地流動,活出最美麗與最真的生命。
坐定後,仍先做幾次的深呼吸,連結今天的身心狀況,感覺身心還算ok,沒有哪裡不舒服或痠痛。仍由衷地邀請身體上的古老靈魂,邀她一起靜坐,一起進入身心神秘的國度探險。
靜靜地坐著,先以自然呼吸好一陣子,然後,再練習換鼻呼吸,很專注地在右鼻呼與吸的氣息進出,認真連結脊椎與交感神經所帶來身心的變化;當然也很全然感覺左鼻呼與吸的氣息進出,以同樣態度連結脊椎與副交感神經所帶來身心的變化,發現隨著呼氣的膨脹,身體慢慢放鬆放柔;隨著吸氣收縮,身體慢慢凝鍊聚集,換鼻呼吸一陣子,發現內在的雜音愈來愈少,身也愈來愈安定,進入止息狀態,進入空靈而明亮的心靈空間,靜靜地享受美好經驗,不久,又悄悄進入呼吸之流,它以柔情似水的手法,四處推拿。    

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身體的密碼與信息

(2014-11-10 綉亭)
上座,先祈請  師佛蒞場護祐,讓我繼續深入連結內在小孩,處理盤根錯節在生命底層的身心模式,讓我的慈悲喜捨可以發自內心,毫無困難的表達流露出來。
坐定後,先做幾次的深呼吸,連結今天的身心狀況。感覺心境非常平和,身體還算放鬆柔軟。想到昨天參加一心帶領的生命學堂,首次在經行中,連結身體上的古老靈魂,邀她一起靜坐,一起體驗身心的轉化的奇異旅程。
 靜靜地坐著,練習換鼻呼吸,當身心很凝定、收攝時,練習的時間與次數,顯然比平常短少很多,同時每一口氣的進出很容易就連結到心,能很清晰的感受著呼氣的同時,送出氣息造成身心內外的變化;也留意到吸氣的同時,進來的氣息如何帶動身體內部的變化。當我很認真很由衷的呼吸,可以真正領受到每一口氣的進出,創造了身心綿綿密密的甜蜜感,無上歡喜受用,內在凝靜的氛圍與空間,不斷地深化與擴大。此時,才真正理解與領受--從古至今千千萬萬的修行人,離群索居,甚至在暗無天日的洞穴,打坐修行,原來光是呼吸,就能經驗這麼純粹無上的喜悅與甜蜜,更不用說,當身心脫落會是如何的驚天動地的了。

生命之歌第二堂

 (11-10-2014 一心)
第二堂談的是一個天然的能量泉──稱之為
心,就是注意力的所在,注意力對了,能量就能夠循環、淨化,源源不絕。
先靜坐。今天調整中心線時,有個特別的體會,從軟顎(上顎的後面)輕輕往上頂,頭頂就自然地對準了天空,口腔內的空間也打開了,氣流變得明顯、順暢。每個吸氣,涼涼的空氣經過鼻腔、口腔後頭、進入喉嚨、氣管的路徑,好清晰,每個呼氣,暖暖地浮上來,一吸、一呼,真的就是虛空跟身體最親密的接觸啊。
我們輪流敲罄,去感覺聲波的振動。敲完一輪,問問大家的感受,因為不熟悉、甚至有點緊張,所以,我們再敲第二輪,這次,比較有感覺了,不管是聲音的形狀,或者身體被振動到的部位,都比較清楚。有趣的是,同樣一個簡單的敲罄動作,每個人切入的方式是那麼的不同,有的人很豪邁、有的人小心翼翼、有的人開始控制呼吸,但相同的是,每個人都想要敲出這個罄最圓滿、最自然的音色。
結束後,遲到的芊瑜說:本來很混亂的,一敲,整個人都靜下來了。是啊,所以我們不能只用腦、更要用心,心是來共振的,會讓人整個都安靜下來,回到當下。
問:「如果你現在聽到的不是罄聲,而是別人對你大聲的斥責、怒罵,有沒有可能讓斥罵聲變成能量,很單純地去感受聲波的振動?有沒有可能,面對生活中不順心的人事物,也看到它是能量,很單純地只是去感受它的生命力?」

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最好的倫理

(11-09-2014 一湛)
昨天上午到基隆瑪陵國小帶「親職教育工作坊」,這是一個非常迷你的小學,三年級到六年級都只有一個班,每班將近十位學生,一二年級由一群重視教育的家長集體由台北帶著孩子來上,今天主要就是針對這些家長辦的。
由教育是生命的互相感染談起,教育的本質是認識自己,認識自己活出天賦就是最好的教育,家庭教育塑造一個人的人格,我們在為世間培養最有貢獻的人,這是最神聖最莊嚴最有意義的事。

與內在小孩共舞

(2014-11-09綉亭)
坐定後,仍先觀想  師佛的相,讓自己完全進入這炷香的靜坐功德,深入身心的轉化與清理。早餐時,又看到自己與小兒子的對話,看到他一早起床,手上拿著兩隻變形金剛,一時我說教的慣性又出籠了,提醒他明年要會考,一味要他把注意力擺對,卻未留意自己的表達其實可以更幽默活潑。
我已練習好一陣子的慈悲喜捨,還是不敵原始強悍的慣性模式,也許我需要深入了解這個模式的背後藏匿著什麼。
上座前的作意, 祈請師佛蒞場護導,讓我深入連結說教背後的緊張焦慮是什麼,為什麼無法以喜捨心來說來聽,明知先有喜捨心,才會自然引生慈悲心。
 坐定後,先做幾個自然呼吸,連結今天自己的身心狀態,感覺心很寧靜平和,身也很放鬆柔軟。然後,再改換鼻呼吸,左右換鼻呼吸,練習好長一段時間,氣息愈來愈微細短淺,自然進入短呼吸。守在短呼吸,一段時間,進入呼吸之流,心與呼氣、吸氣自然連成一片,吸氣時知道自己吸氣,還可以清晰感覺氣息在身體收縮變化的情形;呼氣時有是知道自己在呼氣,仍可清晰感覺氣息呼出身體膨脹變化的情形,此時身愈來愈凝煉,心也愈來愈安靜。

2014年11月6日 星期四

人命重於考試

(11-06-2014 一湛)
昨天邀請民間司改會陳雨凡律師和徐自強到班上來談:從《徐自強案》看司法改革。我開場先說:生命無價,為了保障人權,我們成立國家,組織政府,國會由民意代表組成,行政需要中立,司法必須獨立,這才是正常的民主國家。真正的文明是對別人的苦難有感。
司法像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人命關天,沒有經過科學辦案、無罪推定,與審慎充足的證據證明被告有罪,就不能判刑,而舉證的責任在檢察官。
冤案形成是長期結構性問題,社會發生重大刑案,輿論一片撻伐,警方有限期破案的壓力,當找到嫌疑犯,沒有人權和無罪推定的觀念,就透過刑求與搆陷誤導取得自白書,這成為入罪的主要依據,檢察官忙著起訴,法官也希望盡早結案,當第一個法官大筆一揮,通常後面就照抄了。尤其檢察官法官都是受相同訓練,是前後期學長學弟妹,當法官不願意得罪同僚時,冤案就很容易形成,拖得越久越不容易平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