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那朵「最弓」的小花

(10-31-2014 一心)
從昨晚睡前到今天,師的校正,讓我想起了之前曾跟韻雅合作過的雙人舞展「最小的花」,在正式首演前,有請一位朋友來幫我們看排練、給意見,看完後,她說:本來聽到舞作名稱,以為會看到很細膩、柔軟、脆弱的一面,但看到的怎麼比較像是「最(ㄍㄧㄥ)的小花」?
舞者多年的訓練,都在訓練那個技巧、那個控制力、那個表達的精準度,然而,只要你不願意「繳械」,讓自己完全脆弱、完全敞開,只要你還有一絲一毫想要自我保護、想要把脆弱和不安隱藏起來的意圖,那麼,你和舞伴、和空間、和觀眾的交流,就一定會有障礙。
如今,換了一個場景,不再是表演的舞台,而是想要跟人分享的人生舞台上,我看見自己在同樣的地方,卡住了。我用動作掩飾自己的不安,用技巧遮住自己的脆弱,因為我不想面對痛。

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街頭找尋有夢想的人

(10-30-2014 一心)
下午三點多,搭公車來到碧潭東岸,發現太陽還有點強烈,沒什麼人。遠遠看見西岸是陰涼的,還有很多人坐在那邊,於是,就走過了吊橋到西岸去。
今天功課是練習跟陌生人說話。在開口跟人接觸之前,我要先練習「觀察」。
坐公車的時候,感覺自己有點緊張、又有點興奮,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人。回到身體、回到呼吸,對準最單純的心念:祈求一切的經歷讓我謙虛。
走近一看,原來,那邊是個垂釣的據點,雖然沒有劃位,釣客們似乎都對號入座了。風中,傳來「望春風」的音樂,我在那音樂聲的附近坐下來,尋聲往右看,是一位穿著運動衣和拖鞋的老先生,肚子上背了一個小小收音機,他不時擠壓手中的透明塑膠袋,眼睛凝望著碧潭的水。

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歷史系殺掉我的想像力

(10-29-2014一寂)
路過餅攤,跟老闆話家常,很自然的跟旁邊一位買餅的年輕人聊了起來。
他今年大四,當初因為興趣而就讀歷史系,卻發現「歷史系所學的跟我想像的差很多….我啃不動那些生硬的歷史文獻」,他後來因為想當小學老師而修教育學程,「跟小朋友在一起,我很開心,因為我們是互相學習,我會探索那些孩子是怎麼想事情?怎麼看世界?那些孩子幫我打開想像力,我想學習他們的單純」;在我們的談話裡,他好幾次使用「想像力」,「在歷史系裡沒辦法讓我有想像力,我當初是因為對『人』很有興趣才進歷史系的。」
他的感情充沛,卻栽進一個硬梆梆的歷史世界,課堂的老師永遠是上對下的傳授知識,他現在不太喜歡歷史,因為學校的老師無法為他解惑,無法滿足他在學習上的需求,「我反而是在上那些教育課程的時候,有機會跟老師同學互動討論,我很喜歡那種交流的感覺,我們從討論中慢慢釐清問題的答案我本來不愛說話,也不會說話,上了教育課程後,我比較會講出自己的想法,上台報告比較順暢,而且系上的同學也都覺得我有改變….。」

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願意破碎的世代

(2014-10-27春櫻)

    24歲。台北出生,台中長大的台灣囝仔。 2008年從台中女中畢業。自學英文考上美國十所­名校,最後選擇就讀提供全額獎學金的普林斯頓大學。
聽到她說爸媽對她的教育是開放、自由的,而不是虎爸、虎媽。媽媽更可愛:「大考大玩,小考小玩,對於安婷的教育,是自由開心就好的。」,開場的分享,吸引了我的目光來欣賞下去。
    安婷是從小就是成績優秀的人,不用爸媽操心,就會自律把功課寫好的小孩。因為爸媽的自由開放,所以,連體育課都成績很好。一路成績好的小孩,因此得到普林斯頓大學的入學許可,就前往就讀。
    在普林斯頓就讀時,最困難的是在英文作文中,被匿名同學批評成,這位同學的成績,怎麼可以進來唸普林斯頓大學呢?使她有挫折感。

轉化與清理的身心模式

 (2014-10-27 綉亭)
   
上座前,先祈請  師佛蒞場護祐,護祐靜坐的感知與臨照,深入身心模式,進而轉化與清理
    今天靜坐,仍是持續四無量心的慈心、悲心的作意練習。今天上座,感覺身心和過去很不同。閉上雙眼,先做幾個長呼吸,發現身體隨著呼氣與吸氣立即放鬆下來,瞬間,進入靜謐凝定的空間,感覺此刻的身也安定,心也安靜。因此,跳過換鼻呼吸,繼續長呼吸,不一會兒,進入微弱的短呼吸,氣息愈來愈微弱,守在鼻觸點上的人中,繼續觀呼吸
    靜坐中,連結到仍是昨天靜坐中出現的法語,是六祖慧能的兩句偈語--「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既然靜坐中又再度出現,看來還需要繼續參它吧,就把它當作今天上座主要的引導語, 看看今天靜坐會有哪些體悟?它如何幫我連結到身心本來狀態?我以喜心的方式迎接這兩句偈語,以喜心好奇的方式來經驗它,讓它告訴我更多有關自己生命的本來面目

蔥Q餅老闆

(10-27-2014一寂)
東華大學後門口,有攤「蒙古蔥Q餅」,網路上小有名氣;今天,我跟老闆小聊一下。
老闆是在地人,在外工作30年,「我是做餐廳的,工作很粗重,長年下來,身體不堪,動了兩次手術,都是要全身麻醉的大手術,先在台北新光醫院動刀,沒治好,後來轉回花蓮慈濟,手術才成功,後來有人要付我一個月五萬塊的薪水,我沒接,決定要回來了,我回來的時候已經60歲了。」
「這個攤子擺了兩年,餅皮作料都是自己研發的,當初就是想說,在學校旁邊做生意,比較可以長久,雖然我沒讀什麼書,網路也不會,只要東西品質好,價錢公道,學生會幫我宣傳,幫我上網,我還是做得起來的。」
「擺攤嘛!自己作頭家,想休息就休息」,老闆大氣的說,我反駁「少來了,我看你天天出來擺攤,從早到晚,根本都沒有休息」,他笑著「有啦!暑假啦!暑假都沒有學生,我就只好休息。」

戲為了真

(10-27-2014 一三)


當台灣頒第49屆廣播電視金鐘獎的時候,我正觀賞著HBO 2010年推出的影片《益智風雲》(cheaters),這部電視類的電影,曾入圍2000年美國艾美獎的最佳劇本獎。
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敘述芝加哥史坦默公立高中的老師普雷奇,負責訓練校隊參加1995年伊利諾州學術十項全能競賽的經過。該年的區競賽,第一名由連續10年獲勝的惠氏高中奪得,史坦默校隊僅獲得第5名,剛好夠資格晉級伊利諾州大賽,且總分輸給惠氏高中超過1萬分。學生們對自己很沒信心,覺得奪標無望,也對後續的集訓顯得意興闌珊。

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狗最怕沒大沒小

 (2014-10-26 季菁)

看了西薩教官來到香港,協助教導一隻有攻擊性的狗嘟嘟。嘟嘟是一隻小時左眼受過傷,非常敏感的狗。菲比收留了嘟嘟,小時還好,長大後,只要有人想碰觸嘟嘟,嘟嘟立刻就會兇猛的攻擊別人。

西薩先換掉不好牽狗的胸背式狗繩,改成一般的狗繩。西薩想帶嘟嘟回去訓練,但嘟嘟死也不肯上車。西薩先放一個較矮的冰桶在車前,慢慢的引導嘟嘟先習慣碰冰桶,讓嘟嘟知道冰桶是無害的,嘟嘟才放心的踏上冰桶再上車。

回到西薩住處,西薩拿掉狗的口套,剛開始想碰嘟嘟,馬上被咬。雖然受傷,但西薩知道不能害怕猶豫,因為嘟嘟更害怕,牠會咬人是因為牠要保護牠自己,如果讓嘟嘟感覺你不夠堅強,不能保護牠,牠也不會信任你。西薩帶著嘟嘟去游泳,剛開始嘟嘟怎麼也不肯下水,西薩先想辦法讓牠接觸到一點水,了解水不可怕,牠很安全,嘟嘟就敢下水了。

跟世間交換信息

(10-26-2014 一止)

寫著一日禪法語,配上美美的圖片,感覺著有師的智慧,流露在每一個字之間,看了都很喜悅。寫完精神特好,帶著這樣的喜心入睡。
每天躺下時,那受傷的腰跨部位特別的酸,當閉上眼睛感覺酸處時,我好像變成一吋丁,那腰跨部位變得好大,整個酸的氛圍遍處時,不再注意酸,而是呼吸的收縮膨脹。
醒來時,當用五千歲的仙人吸第一口氣時,特別的感恩。
今天睡得比較晚,五點起來寫日記,七點再次躺下休息已經是八點半,聽見一智的聲音”hi”,全身都為這喜悅的聲音醒了過來,眼睛因看見一智的微笑,眼睛都亮了起來。
頓時,浮現著師早期開示過,細胞與細胞之間是一種交換訊息,像是一種菌落。

大家心要堅強

 (10-25-2014一寂)
文具店的店員,19歲,體育系,大二,他很健談。
我的工作沒有支薪,因為我很喜歡閱讀,這裡的書,老闆隨便我看,當作是薪資交換。」
「我是宜蘭人,爸爸白手起家,開賭場,賭場裡老千作弊仇殺的事情,我都有看過,爸爸很疼我,小學的寒暑假,都會讓我出國遊學,高中時,我去英國念兩年書
「在英國,沒有什麼學長學弟,我們都是叫名字,來這裡,我就要叫別人學長,他的能力又不一定比我強,只是會壓我;在英國,我叫你學長,是你真的很傑出,我很服氣,那裡的leader真的是leader,他一站出來,你就知道你是比不上的。」
「我是體育系,系上的課很無趣,老師只會要我們分組、上台報告,什麼都沒教,我完全學不到東西,明年一月我就要去澳洲學飛機維修,這裡我會退學,沒有退路,我才會專心向前,澳洲那所學校專門教跟飛機有關的知識跟技術,只要念兩年,我已經有一技之長,我這裡的同學也畢業了,那只是混畢業,你看,我們會差很多的。」

升旗的廣場 ( 致 島嶼的覺醒 之二 )

 (2014-10-25 沐沐)

一隻眼睛瞇向雕像的裸

主義 
領袖 
責任 
榮譽 
報告!就剩這

旋律好熟好
歌詞卻

軍服好挺好
心頭卻

講演好長好
把握卻

是誰要我把皮鞋擦得比眼睛還
好讓日頭垂涎的時
便一起迷

2014年10月24日 星期五

王妃的責任

(10-24-2014 一止)
《為愛璀璨,永遠的葛雷斯:摩納哥王妃(Grace of Monaco)》是一部有關婚後角色認同危機的電影。
原本是好萊塢的大明星,婚後悶得慌想重返好萊塢遭國王竣拒。她跟友人申訴:「我不知道我如何在一個不能做我自己的地方度過餘生。("I don't know how I can spend the rest of life in this place where I can't be me" )」,嫁給國王才發覺王宮像囚牢,能回頭嗎?
影片裡比較突顯的轉折在她如何脫掉任性的外衣,活出最真的自己。皇家神父跟她說的一些話似乎是關鍵,神父說,真愛是一份責任,王妃是一份尊貴的工作,做為這國家的親善大使,需要認同摩納哥文化與人民。

照顧母親不是出於孝順

(2014-10-24 季菁)
德國紀錄片導演大衛拍攝「明天你是否依然記得我」,德語片名Vergiss mein nicht (2012) ,中文直譯是莫忘我」,講的是一家人與罹患失智症母親葛泰兒的故事。
故事從母親罹患失智症已四年開始說起,之前都由父親獨自照顧,出嫁了的兩位姊姊偶爾會回來幫忙,大衛之前很少回家。
有一天大衛回家,突然發現母親完全變了個樣,記憶上已幾乎忘了大衛是誰,在生理上,她也變成會亂小便,三餐要人照顧,只想整天躺在床上的老人。精疲力竭的父親藉著大衛回家的時候,到瑞士度假兩週,央請大衛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

老夫妻雙宿雙飛

(10-24-2014 一心)
比利時一對老夫婦,89歲的佛朗西斯(Francis)和86的安妮(Anne),日前宣布他們將一起安樂死,若按照計畫進行,他們將會是夫妻同時安樂死的全球首例報導
消息來自一則英國《每日郵報》九月底的報導
佛朗西斯患有前列腺癌,已經接受20年的治療,每天都需要嗎啡度日,安妮則是眼半盲、耳幾乎全聾,這兩個人的狀況,都不算是不治之症,然而,他們非常恐懼另一伴先走的孤單。他們總是一同行動、購物,免得對方突然就走了、不再回家。
怕自己到時候臥病在床、連選擇安樂死的力氣都沒有,他們不想在養老院迎接死亡。他們更擔心品質較好的養老院,不只會花掉兩人的退休金、連老本都要賠下去。
這對老夫老妻原本決定在明年二月三號,也就是他們結婚的64週年紀念日,一起服用安眠藥,然後用塑膠袋套住頭自殺。

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身體是心靈的天平

昨天最喜樂開心的畫面,是晚上上課時,帶領喝茶體驗的那一片刻,每一次帶這體驗,每一次感受都不一樣,有寧靜的滿足感,一次次的深。
解說完後,閉上眼睛,拿起杯子的那一刻起,整個世界交給了那飽滿的當下,因為無常,更讓每一個動裡面體會內心不動的定,在定裡面更完全的欣賞含容每一個動的生命活力。
結束練習,聽著學員的分享,其中一位說著,自從上週上了一堂課後,感受著生命開始了轉動的喜悅,這是生命中最開心的時刻,剛喝茶的練習,讓我看到了心可以不受腳麻干擾,卻在享受著每一個動靜自在裡,麻自然化開,全身舒暢,無比的放鬆,體會什麼是無礙,這樣的感覺,身心無比自由。
想起師常教我們這樣的取相,米開朗基羅在雕刻大衛像時說:
「大衛已經在大理石裏面了,我只是要把多餘的部份鑿開。」
其實我們每個人出生時,都是大衛!神明已在我們身上,放進了自由的元素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家有主動被動兩種

(2014-10-22 宥娟)
忽然之間不知如何整理這一整天的觸境與脈絡怎麼辦?
有些茫然的尋伺中,突然浮現了手上正在整理的開示其中一個段落:「什麼叫做『漏』?所有注意力的不恰當,所有心行離開了最美的「經」,離開了經行就是漏,就是造作。所有違背單純、違背由衷、違背認真、違背主動、違背謙虛、違背浪漫的都是漏。漏盡就是沒有這些問題了,沒有這些造作了,就變成一個非常單純的人。然後,因為你的單純,世間也會跟著單純。來禪修,就是要來見證,來鍛鍊我們的心、我們的情,鍛鍊我們的『戒、定、慧』。
如果不主動你很容易就回到你世間的框框回到世間習而不察的夫妻相、父子相、男女相、兄弟姐妹相、親疏相,你會走不出來的。
這段開示像是打開了此刻的瓶頸。即使還不知道如何進行,但是我深知,一旦感覺的門被打開,生命就有了入口。嗯,突然發現這句話似乎不只適用於現在,也適用於生命本身吧!
經由這一段開示,發現我找到統整這一整天觸境的下手處。(也許我得多做一些說明,因為一脈今晚反應,有時讀我的日記會不清楚中間如何轉折。)

宗教與世俗的分野

(10-22-2014一三)
閱讀陳長文律師的文章「莫遷怒慈濟,給尹衍樑空間」,文中關於慈濟的部分,有幾段話頗值得探討:
大律師說:「民主社會,人人各有各的意見觀點,只要不違法律,就算是不同意見,也應包容尊重。對不同意見尚且如此,更不要說是對他人採取緘默的尊重。」
這一段話,如放在個人私領域,應該不會有任何的異議,但證嚴法師是領導跨國組織八萬志工的精神領袖,動見觀瞻,慈濟基金會旗下橫跨社服、醫療、媒體、教育、環保等國際性組織,當組織裡的重要成員出了大紕漏,證嚴法師是否仍適合保持緘默,不需對社會做一個交代?有時候,緘默不語反倒助長了不公不義,成了貪婪滋生蔓延的養分。

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期待很久的靜坐課

 (10-21-2014玲真)
期待很久的一止師的靜坐課,今天終於開課了!滿懷著好奇喜悅的心去上課!
之前上過一止師三堂的靜坐課後,對靜坐多了一份喜歡。就算坐一個小時,也不會覺得度日如年!
一止師擅長用體驗的活動,啟動我們的覺受!像今天一開始她要我們回想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並且畫下來。
每個人都有他的生命故事!每個人講起來時,臉上都是喜悅。這樣的喜悅也感染了聽者。
然後,藉著「慢動作喝茶」的正知正念,一止老師很巧妙的引領,讓大家把注意力放在呼吸時,也同時覺察茶在嘴巴、舌尖、喉嚨、甚至身體引起的變化!

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感覺他已化作千風

(10-20-2014一綸)

友人來過夜,睡前,發現家裡有好幾隻蚊子。
家裡只有兩頂蚊帳,我和兒子用一頂,先生很快地把另一頂拿給友人,還幫她掛好。我問他,你這樣可以睡得著嗎,他輕鬆地回答,不理牠,就沒事。先生遇到事情,總願意犧牲自己,這是他對人好的真心! 
早上,和友人互動時,她提到女兒去年畢業後,找工作一直都不順利,最近好不容易找到較穩定的工作,但卻只是兼差性質,一天工作五小時,一個月只領一萬多元,不但要還學貸,有時也會幫貼補家用。以前友人會擔心女兒未來的工作,但現在看到普遍大環境很不好,很多人畢業即失業,她也就放下了。 
聽到這樣的薪水,實在令人傻眼,一個小時的工作只有100元,不到勞基法規定的115元最低工資,但是年輕人不會去申訴、舉發老闆的違法,因為工作太難找,你不做還有很多人在排隊呢。 

慢醫:流動的醫病關係

(10-20-2014 一智)
       

維多莉亞.史薇特(Victoria Sweet)出版了一本書God’s Hotel: A Doctor, a Hospital, and a Pilgrimage to the Heart of Medicine中文翻譯做上帝的旅館:醫學之心的朝聖之旅。(台灣翻譯成:慢療)
病人需要時間,醫生也需要時間坐下來跟病人談話,關心菸酒茶飲咖啡毒癮睡眠、營養不良與恐懼、絕望等問題,身體的病需要時間療癒,心理的病更
身體就像植物需要滋養,醫生需要幫病人祛除滋養的障礙,給身體最大空間以發揮自我療癒。醫生提供病人的不僅是醫療服務,更重要的是關懷,為患者做點小事,例如:為病患買雙鞋、調整床單、為他啜飲幾口水,這樣做也許會佔用時間,但卻是值得的,那培養了患者和醫師之間的關係,而這流動的關係正是促進療癒的秘訣。

2014年10月19日 星期日

曾經,我多麼不快樂

(2014-10-19郁曼)

媽去年驗出大腸瘜肉之前,大便習慣就很奇怪了,但因為血小板不足,沒能在篩檢時就處理掉瘜肉,結果排便的困擾拖了一年多,而不只排便,吃東西也都受到很大影響,因為稍吃多就得跑廁所,不只非常的影響到生活品質,體重也直直下降,今年終於認真面對處理(大一點的醫院說可以先注射血小板),結果發現瘜肉不只之前看到的一顆,這次還發現另一顆,都一併處理了。
那是兩個小時的手術,不用麻醉,媽說她能全程看著螢幕的手術過程。手術完,媽的排便就立刻正常了,外出也不用擔心窘況發生,也可以像以前一樣正常進食,體重也不再掉,跟過去一年多的麻煩對比,真是天壤之別!

不懂對話的宗教

(10-19-2014一三)
閱讀《釋昭慧臉書》:反慈濟者如紅衛兵。發現台灣的宗教團體,還真的不太知道如何與世間對話,印象中的法師,不是習慣一個人在法座上拈花微笑,就是正襟危坐在電視螢幕中自言自語。
「反慈濟者」,單是這幾個字,就充滿了偏見,不相信人們批判慈濟內湖保護區開發案是為了保護「保護區」。其實,批判不是為了批判,抗爭也不是為了抗爭,一切的手段,都只是為了導向對話,希望透過對話,瞭解上人究竟如何看待「保護區」的保護。當然,這裡的對話,有問有答,而不再是傳統的單向開示了。
其次,慈濟與頂新集團與好弟子紅頂商人魏應充的關係,本就屬於公眾事務,自然可受社會公評,這陣子,眾人針對證嚴法師好弟子毒害台灣一事聲討慈濟,無非想知道上人是如何看待殘害眾生法身慧命的飼料油。一句深重共業就可以雲淡風清?

2014年10月18日 星期六

像是生平第一次靜坐

(10-18-2014 一心)
晚上,做定課前,問自己:做定課是為了什麼?
浮現親教師的開示:為了看見自己的認真。
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每個呼吸、每個提落,都在訴說:認真。
腳步,在空氣中形成規律的線條。
一開始,是有點拘謹的垂直線,上、下,上、下;我請步伐更謙虛地跟隨呼吸,於是,線條變成波浪狀的;然後我發現,吸氣有點不夠提腳用,為什麼呢?原來是落腳以後,全身都停了下來,愣在那邊等吸氣。吸氣時,又要轉移重心、又要提腳,當然不夠用囉。
重新調整分配,吸氣~提腳,呼氣~落腳、重心轉移,線條開始變圓了,像輪子,往前推進,為了配合那輪子的轉速,我的腳,抬不高了。
漸漸的,這個圓,把腳底和頭頂都串連起來,形成更大的圓,這時候,腳又可以抬高了。吸氣吸完時,不僅是抬到了最高點,同時也挖到了最深。
接著靜坐。上座前問自己,靜坐是為了什麼?很自然地,浮現「靜坐就是禱告」,聽上帝的聲音,聽內在深處的聲音。
聽,很放鬆的聽,很安靜的聽,很有感覺的聽。某個時刻,呼吸量突然變得很大,身體好像變成一個唧筒,一上一下地抽氣、推氣。內心閃過「怎麼呼吸量那麼大」的念頭,可是,我真的不認識身體,不認識呼吸啊,我就是來學習、來觀察的。今天,真像是生平第一次靜坐。

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恐懼餵養奴隸性格

(10-15-2014 一三)
晚上討論男人希望女人能獨立自主,而不是牽腸掛肚。
想起以前,友人問起當初結婚擇偶的考量為何,當時的回答是覺得太太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後來將這個對話轉述給太太聽,她似乎不太滿意我的答案,好像缺少了什麼,但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怕萬一我有三長兩短,她照樣可以活得很好吧。
華人文化,讓人誤以為親子、夫妻要黏在一起,而恐懼正是關係的黏著劑。戲曲裡,常見到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喧鬧場面,據說那是女人駕馭男人、父母牽制兒女的終極武器。聽太太說,她年輕的時候,最不能接受我的岳母大哭大鬧,然後對她以死相脅,而岳母沒讀過書,這些招式應該都是口耳相傳,或從電視戲劇裡學來的。

修行是翻轉恐懼

(2014-10-15宥娟)
真正的病是恐懼!如何克服?

不需要克服,只需要相信生命是為了慈悲喜捨而存在。會恐懼,就是正見沒有出來!觀念不正確!

就像禱告憑藉的是什麼?憑信!憑我的心對準天地!

修行跟世間法最大的不同是絕待,就好像同修會計較師不夠呵護他,如果修行會因為這樣而卡住,比不修更糟!

師開示:過去六十幾年來,我們一直被國民黨用恐懼來控制才會導致今天的環境!現在就是要把自己管好!鍛練出不被恐懼控制的心和定力,無論國民黨怎麼爛,都不會影響自己。台灣人現在需要的是信心!唯一要做的是「清醒」,不要再把票投給國民黨!這樣的環境、食品安全只會越來越差!這不是歷史共業,這是國民黨造的業!

而普世價值,就是我們修行的環境,是真正的虛空道場,當修行不懂普世價值,許多觀念都會打不開,這樣的修行只會是自我安慰、互相取暖。有好的環境,修行會事半功倍,環境不好,就會事倍功半。

如果一個道場用恐懼來控制你,怎麼辦?

2014年10月13日 星期一

文字的58個切面

(2014-10-13宥娟)
網路上找傻笑的表情圖案,看到那些可愛的圖案,突然整個身心都開了!通體舒暢,這樣的感覺一直持續到晚上,哈哈…^_^a

忽然連結到師在2011年夏禪的開示,「補充能量,接受自己」,哈哈,原來法就是這樣的神仙妙藥,治癒並滋養身心靈的快樂丸!

「永遠有『第一觸』。不要再想剛剛的事,現在要面對的是當下,不要一直在想禪修導師跟你說了什麼,想的都是過去,都不是法。」第一觸是什麼?是當下最快樂最自在最流動的我,找到這個最真的我之後,從這裡開始,展開與世間的所有關係,這,才是師真正的開示,唯一的說「法」吧!

這樣的感覺一直到晚上收工,而且讓我在讀稿整理開示時一直有種非常專心、通透、高品質的效率,深深覺得,那些文字都好像珠寶一樣,散透著各色光彩,有時我可以把它們轉一轉角度,或是鑲進去幾顆小珍珠,或是把小水晶換成大藍鑽

2014年10月12日 星期日

早一點叛逆多好

(2014-10-12郁曼)
利用三天連假的第一天去爬山(可能人不會那麼多,較有停車位),也邀同修們一起來,不能來的也互相邀約另外的時間來親近大自然。就發了e-mail,結果,感覺大家似乎都蠻有興趣的(想必是這幾年當公民太忙,太久沒能森林想了),只是一丹腳還痛,而有些同修的公司並沒休假,最後來了九位。
我上回來是六月,也四個月了,大概一直都忙,時間過得很快,不覺得有那麼久,所以剛開始走時覺得蠻訝異:怎麼前不久才來爬過,可今天還是這麼費力?!因而中途大夥兒坐著休息時,我完全不確定自己今天能否順利到達山頂。可是奇怪的,之後的路程,就完全不一樣了(大概坡度就沒那麼大了?),包括下山,也是從未有過的輕鬆(當然我該有的裝備也都沒少就是:竹竿枴杖、小腿護套、擦勞滅)。
一慈韋淇春櫻中途休息後就沒再上去,因一慈說她雙手臂雖流著汗,卻是冰凍的,很不舒服,韋淇則是心臟不太對勁,而體貼的春櫻想說就陪她們。覺得好可惜,但也覺得,這樣的運動,讓大家更明白自己身體的狀況,以做必要的改善,也是很好的。

證嚴法師的善與愛

(10-12-2014一三)
這幾天,頂新集團的飼料油燃燒了全台灣,因為老闆魏應充是慈濟疼愛的弟子,讓這把火也燒向了《大愛新聞台》,有人質疑《大愛新聞台》刻意略過頂新歷次的假油新聞,甚至認為該台已經被家給收買。
印象中,台灣的佛教法師忙於法會,不喜歡涉足政治,也很少評論公共事務,但大家真的很想知道慈濟的立場,很想聽聽證嚴法師對食品安全的看法。
去年1230日《聯合報》有篇報導「有感而發 證嚴:假,大家都不相信彼此 」,記載了證嚴法師和記者座談時的感想
當談到麵食含銅葉綠素的時候,上人認為含銅葉綠素的麵食,一天要吃上90包才會過量,但一個人一天不可能吃這麼多包。她認為媒體只強調食品含有違法添加物,卻沒說吃多少才過量,徒然造成大家驚狂。又說:「我們幾十年都這樣吃,不都這樣過來嗎?」上人希望大家遠離聳動的新聞,看見台灣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