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軍人,很認命,又很壓抑

(09-30-2014一三)
在臉書上看見昔日軍中袍澤聚餐的照片,聚餐紀念28年前的機隊成立。面孔依舊,只是頭髮白了、少了、腰圍也肥了。軍中的人際圈子很小,或是甘願做小,同樣的面孔,不變的交際方式,很容易就能預知的話題,然後一直繞來繞去。
看著照片,想起了一件往事。部隊經常利用莒光日辦演講比賽,沒事的官士兵集合在一起聽他們比劃,但內容實在很無趣,聽的人也根本提不起精神。我在軍中喜歡公開批判,所以在比賽完畢、頒獎之前,起身針對這種八股、浪費彼此時間的政訓活動表達不滿,結果長官拉不下臉,訓了我一頓。被長官修理,其實並不難過,但身邊弟兄個個面無表情,好像他們從來不曾有過意見,這個印象,一直埋在我的心裡面。

視人如己消弭對立

早上一上班就看到某業務主管和直屬部屬之間不同主題的郵件往返,他們彼此的溝通不是很流暢,在雙方有不流動的地方,就會把問題推到我這一邊來。
觸到這樣的卡卡的,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苦受:為什麼不能對對方好一點?
作意要慈悲喜捨,要六度三箴,看到世間的苦難,都是根源於貪瞋痴,願意讓自己成為世間污染的淨化器。

把世間苦難納入生命

(2014-09-30綉亭)
先短暫禮佛、經行,然後再靜坐。上坐,仍先調整中心線與坐姿。然後,觀想師佛的相,幫助自己身心凝定。
首先,花一些時間連結當下身心狀態,發現呼吸韻律細長平和而深沉,再改長呼吸,再花一些時間尋伺,認真感覺呼吸的最剛好的長度與呼吸量。
這回,上座仍練習四無量心,整支香只練習悲心,想觀察單獨練習四無量心的悲心,對身心轉化的層面與功德與慈心有何不同?我帶著這樣的好奇心上座探究。

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不懂對話的文化

(09-29-2014 一心)
為什麼走了一個基地組織賓拉登,又來了一個更棘手的伊斯蘭(酋長)巴格達迪?問題越演變越激暴,我們只看到宗教界領袖躲起來,完全看不到宗教家的智慧。紛爭需要對話。缺乏對話,只會使誤解加深,仇恨加劇。
11年前,薩達姆‧海珊治理下的伊拉克原本是抗衡伊朗基本教義派的地區強權,小布希硬拗說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執意去打伊拉克、絞死薩達姆,結果呢?入侵伊拉克,不但得罪全世界遜尼派穆斯林,同時滋養了新一代的薩達姆宗教界領袖噤聲,不主動引領敵對雙方對話,助長了政客的無明與傲慢。
這令我想起,一位長住台灣的以色列朋友曾跟我分享:有一天午後,他經過某大學校園的圍牆外,跟另一個在校園內的人四目相接,當下,兩個人的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因為,他們認出了彼此:一個是以色列人,一個是巴勒斯坦人。那個巴勒斯坦人用言語表達憤怒,並揚言要傷害他,但還好他們之間阻隔著鐵欄杆。以色列朋友則試圖開啟對話,誠懇地告訴對方說,他也無法認同自己政府的所作所為

基督徒不談政治?

(09-29-2014一虹)
跟一位朋友早餐約會,她說家裡沒有電視,怕兒子思想受污染,最討厭台灣媒體政客名嘴妖言惑眾。兒子讀到大學還不會獨立思考,她問兒子要不要休學去國外遊學開展思想,兒子說我走正常人的路,讀大學為了找工作賺錢有什麼不對?
我分享友人女兒的例子,自小就會獨立思考,比學心理諮商和生命教育的媽媽還瞭解自己的問題,不但會規劃自己的教育婚姻人生,也會討論媽媽的問題,生命有自信而能量充沛。
她說兒子太單純,只管讀書,不關心周遭生存環境的破壞,她知道問題來自政治,但兒子不關心。她有個矛盾,跟我表明基督教徒不談政治,但私下卻擔心兒子不問政治思想狹隘會受害。

假仙的佛教徒

(09-29-2014一綸)
傍晚,到中埔山步道散步,在入口處看到那個很像墓碑的地標已經被拆下來了。公民確實是有力量的,只要大家願意團結起來。
看到一位先生在附近散步,主動和他搭訕。王先生是剛搬來的住戶,前幾天來此散步看到那地標的直覺,也感覺像走入墳墓,覺得市府施工品質怎這麼糟。我們談到現在整個台灣像是一艘搖晃不穩的船隻,人民對政治若再冷漠,國家就要沉船了。
他是退休的勞工,每個月只有領勞退約兩萬元,但身邊的教職朋友月退都領六七萬,還有18趴。他對這不公不義的政府,感到憤怒,但又覺得小老百姓無法做什麼。跟他說不要小看自己,多把知道的訊息講出去,多參與街頭抗爭,權利是一步一腳印爭取來的。他認同了。
接著往前走時,又遇到一位附近的鄰居。林先生是某大佛教山頭的弟子,臉上總是掛著淡定的微笑,一付隱遁的行者模樣。

慈濟版的種姓制度

(09-29-2014 一心)
最近的情殺事件中,台灣社會總是要強調兇嫌是台大高材生。想像一下,如果同樣的這則新聞,出現在紐約時報上,記者會加上「高材生」這三個字嗎?肯定不會。「高材生」這三個字,其實跟這個人所做的事情毫不相關,也不是一則新聞中的必要資訊,台灣記者之所以不加思所地使用這個形容詞,突顯的是台灣社會根深蒂固的階級觀念。
什麼樣的階級觀念?就是高材生(會讀書)=有品格=有能力;做官的=有道德=會做事。
在瑞士教書的黃世宜在臉書分享,她曾上過一門給未來教師的訓練課程,在課堂中,他們必須規劃不同主題的虛擬教室,來設想不同的學習可能。而她負責的是,以「東方菁英教育」為主題的虛擬教室。她的做法就是先密集考試,然後,依照考試成績的高下,決定誰是「班長」。
虛擬教室結束,這些瑞士未來教師們對東方菁英教育的感想是:一,我不需要一個班長來管我該做什麼。二,我看不出來學業成績跟生活人格有什麼關聯。
在東方社會,之所以會需要班長,以及把學業等同人品,正是因為我們習慣把人分等級,有的人就該被統治,有的人就比較高級。

等風的紅毛港

(2014-09-28沐沐)
—— 致 島嶼的覺醒

觸驚了
整排海岸山脈
竹竿長長的影子

舢舨緩緩止息
日頭埋入秋的眠床

提琴的泛音沿著圍牆
探索庭院的深度

踱步揚起的寧靜
巷弄裡飄逸

2014年9月27日 星期六

臺灣人的公廁

(09-27-2014玲真)
唸高商一年級的小蝶,總是一副酷酷的樣子。她不適應新學校、新同學,也被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來。我喜歡逗她開口、看她露出笑容!
今天她說,班上的女生好「騷包」,好討厭喔!
我:喔,什麼叫「騷包」?
她:就是會染頭髮、指甲留很長、上廁所也要人陪那種
我:真的齁!不過很多女人都有染頭髮ㄟ!還有很多人彩繪指甲ㄟ!
停頓了一下,我繼續說:所以妳比較獨立,上廁所都不要人陪!
她:我從不在學校上廁所的!
我:蛤?從不?連pipi都不用?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對!因為學校的廁所很嘔心!
我:所以,妳今天從早上七點半到學校、到現在五點半來我家上課,都沒去上廁所?
她點點頭!

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忘記自己是海洋之子

(09-26-2014一湛)
望著遼闊的基隆港心曠神怡,這個最好的天然港,過去的風華還依稀可見,就等基隆人覺醒,選出好的公職,配合文史藝術工作者,還是可以打造出美麗的港灣都市,事在人為。
踏上船就進入海洋的懷抱,導遊說今天的海浪比較大,請大家做好準備,一心說今天的主題是「喜歡」,喜歡海喜歡天喜歡地更要喜歡自己,不管今天碰到任何狀況都要喜歡自己。
出了港口,五級的風浪上下左右襲來,真正見識到海洋的力量,只能謙卑的臣服入流。一寂說:琉球人划著船到達社寮島(二二八後改為和平島),住一晚交換物資又划著船回去,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有兩百多戶選擇留下來。
當時內心很悸動,這就是我們的祖先,幾萬幾千年來,划著船面對未知的領域,勇往直前,當他們看到這個美麗的島嶼,決定住下來成為子孫永久的家,不斷含容陸續前來的人,這就是台灣人的性格:勇敢、熱情、踏實、善良、接納。我在海上感覺到祖先的呼吸,找到血液中留著的性情。

誰阻絕了自由成長

(09-26-2014一賢)
「我生長在一個海島國家,卻過了半生才有這樣的機會來體驗大海!」
昨天坐汽船出海,能夠與一群理念相同的人一起出遊,當然是莫大的歡喜,但內心裡卻有著這樣的感觸!
是誰阻絕了我們自由成長的路?
是什麼讓我們無法正常快樂地生活?
台灣是一個海島國家,而人民卻被限制和逼迫要用大陸國家的主體性思考,就好像明明是一條魚,卻要在陸上生活一樣,怎麼可能自由成長,更不用說是快樂地生活了!
這樣子說並不誇張,在台灣有多少人熟悉海洋?有多少人從海洋的角度認識過台灣?
我們在海洋廣場前看到幾隻大鳥在海面飛翔,起初以為是海鷗,香萍說:「那是黑鳶,就是老鷹啦!」原來只看得到在高空盤旋的老鷹,竟然可以跟這個城市和海這個融洽和合。
出海前從東岸看到西二西三倉庫,想到這樣的歷史和美景,即將被拆除,內心只能痛罵這個醜陋政權向來只會破壞不屬於它的歷史,以消滅人民心中所有可連結過去的記憶。

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用信仰的角度談台灣未來

(2014-09-24春櫻)
昨晚又是一場與公共議題有關的法會,用信仰的角度談制度。以下是心得分享。
「制度決定一切管理」。講師在高度上,看到了台灣目前的問題,就是制度出了大問題,使得所有的管理都偏離了中心線。如一位新進員工,老闆能否很誠懇的跟他說:「你只要好好幹,5年後,你一定比現在更好」?
不能。以台灣現階段的情形,5年後不會更好。因為國民黨的一黨獨大,所有的利益,都是以黨國為上,所以,所有的制度,也都以黨國利益為主,這樣以黨為主的制度,只會造成極權獨裁貪腐的政府,從最近的土地正義、食安問題、氣爆事件等等,都可以看到政府無能,累死小老百姓。
制度放在政治、教育、社會、公司、家庭、到個人,都很重要,都需要管理,才能事半功倍,走在幸福的道路上。
政治是如何管理政府,不是如孫文教的管理眾人之事,因為有完善的制度,來管理好政府,才能解決現實的問題。

承諾從自己開始

(09-24-2014一湛)

每次上課都有一個小小的儀式,就是讓學生先閉眼觀呼吸,感覺自己的存在,感覺身心跟世界的連結,感覺天地之間有一股至純至性的力量,當身心安靜下來就可以感覺到宇宙的韻律與和諧。看到學生身心準備好了才開始上課。
今天先讓學生一一上台分享每個人準備好的圖片:第一張是最喜歡的自己,說明喜歡的特質是什麼;第二張做什麼可以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怎麼做;第三張自己的願景,生命的最嚮往。
每個學生分享的時候都充滿了喜樂和希望,班上充滿了正向能量,大家也發現每個人都喜歡發自內心的微笑,大家都喜歡單純與認真,都承諾從自己開始充滿關愛、支持與尊重,相信世界就會更美好,學生也喜歡努力耕耘後的歡笑收割,大家都希望盡力的幫助別人,在學生身上看到人性真善美的具體呈現。
順勢請學生努力突破自己的害怕和懈怠,真的開始付諸行動改變自己,立一個想自我超越又很有意義的目標,請學生自由組隊或自己一人一組都行,用一學期來努力,期末提出成果發表,全班立即沸騰起來,看到他們勇敢篤定的眼神,熱情洋溢,他們正在為自己寫下最美的一頁,適當的引導每個人都可以創造歷史。
下課後學生還一群群的聚在一起熱烈的討論,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台灣的希望。

警察執法的情緒管理

(2014-09-24一無)
這次法會談的公共議題,學習把普世價值當成信仰,以某婦人違規停車為例,警察在取締的過程中,開槍射破婦人的輪胎。有必要嗎?
我們來討論,警察是否執法過當?
可是大家卻將注意力放在違規停車的當事人身上,認為這位婦人行徑乖張,自己錯了不說,還不服取締,想要脫逃,當警察擋在車輛的前方,不准婦人開車離去,婦人竟然企圖衝撞警察,所以警察跳開,開槍自保。
看到大家都順著媒體所報導的說法,沒有主動思考的空間。
我提出不一樣的觀點,我請問大家,你們都會開車,當一個人站在車輛前方,如果你要衝撞對方,你會踩多少油門呢?
這位違規停車的婦人,不服取締,想要開車離開現場,警察卻跳到車輛前方,阻止對方離開。這個警察是隻菜鳥,所以才會發生隨後的開槍事件。
學員說:違規了還想逃離現場,警察阻止她離開,難道不可以嗎?

傷痛使我柔軟

(09-24-2014一止)
今天已經是盪泰山繩跌撞、腰薦椎受傷的第六天,也是第一次試著用跪姿來敲打鍵盤的一天,用手肘支撐上半身,用膝蓋支撐下半身,雖沒有辦法很自在快速的跟上內心的話,但打出來的每一個字就像是在禱告!
親愛的老天爺,感謝你的眷顧,讓身體可以無憂的啟動修復智慧,在師的信心加持與同修的謙虛喜心回向,讓我更有勇氣的去面對每一個劇痛生起的當下,懂得更加珍惜,痛來時,呼吸的變化有如雷陣雨,那喘息的深呼吸聲,如針灸頭,一針鑽入痛楚,瞬間化開的鬆,都會讓全身細胞笑了起來。
哇!瞬間體會師說,能通真好的感覺。
生病最大的心得是發現不會有一絲一毫的不可意,而是處處看到感恩!念頭出現的都是謝謝!因為體會到「不是理所當然」。師曾說,女兒五歲時,跟爸爸說我是你的女兒,但不是你的,淑絹聽了後,很受用說:師是我的皈依師,但不是我的。聽了以後,內心也很震撼,體會真正的愛,就是建立在無我的智慧上,願將不是理所當然放在心上,更懂得我小了,世界就變大了!願如是嚮往,如是行!

台灣人夠現實?

(09-24-2014 一心)
什麼叫做「現實」?
一個有「現實感」的人會去思考:五年後,我的生活是否會更好?如果連五年後都不敢想,這不叫做有現實感,應叫做逃避,叫做屈服吧!
「現實」不可能脫離對未來最起碼的考量。
你不能說:「我只管五年後還能繼續領18趴,才不管政府會不會破產,才不管別人活的怎麼樣!」你不能說:「我只求我的子女們衣食無憂,享用比別人更多的資源,才不管大環境多糟糕!」以為自己跟別人的苦難沒有關係,不叫做現實,而是脫離現實。
台灣人有想過,五年後子女的教育會更好嗎?
台灣人有想過,五年後MIT在國際上的聲譽會更好嗎?
台灣人有想過,五年後的醫護品質、居住品質、勞動環境、食品安全會更好嗎?
台灣人有想過,五年後的自己,會活得更幸福、更有尊嚴、更像個人嗎?
如果沒有,憑什麼說台灣人現實?
現在的台灣人一點都不現實!台灣人是屈就現實。
人活著,一定要用理想的自己來定義自己,不然,必定會繼續逃避問題,活得越來越不踏實。

宗教是寄託還是解脫?

(09-24-2014 一心)
昨晚的法談,雞米分享說,他是長年茹素的外婆帶大的,所以,木魚的摳摳摳和清脆的罄聲,是他兒時的溫暖記憶。他曾跟著外婆跑遍各種道場,聽過許多法師的講經、念誦,而每當身邊有人遇到無法解決的困難,或生離死別的遭遇時,外婆就會很熱心地帶對方去某某廟求助,或透過法師的加持,或透過集體的念誦等等,不論最後到底有沒有效,來求助的人,心理總是舒坦了一大半。
於是,他發現,對社會上大多數人來說,宗教就是一種慰藉,一種寄託。
不過,當他來到聖脈時,他所體驗的跟以往的宗教經驗都不太一樣,他所得到的不是透過集體儀式,或上師灌頂加持帶來的寄託,而是一種智慧上獲得「領悟」的解脫,來到聖脈,聽親教師講法,總會讓他從一些原本打結的、被束縛的框框,跳脫出來,那力量是震撼性的,革命性的。

把自己當成下凡的仙

(09-24-2014玲真)
「臺灣現在的宗教,教人與世間苦難切割,不要與世間苦難連結、教人用持咒或唸經方式逃避苦難。這不是師進入宗教的原因;師是看到世間好苦好苦,想要幫世間少苦離苦,才走入宗教。」
修行人只有一個欲望:和世間連結、和苦難連結。
達賴喇嘛最近召開了一場所謂的跨宗教領袖會議,在講「個人心中進行的聖戰」,像是在跟空氣對話、不是在跟世間對話。這樣對世間有幫助嗎?(喔!心裡的疑惑解了!之前聞思此文章時,覺得此文看起來像我們中央社的政令宣導~只是在打高空!那時還覺得師怎麼會分享這樣的文章!懂了!以後有疑就要問!)
現在的宗教,變成與世間苦難切斷的工具!師看不到現在的宗教改善的可能性。這就是現在的宗教的現實!
現實的意思就好比是說,你對一個公司新進人員說,你好好幹,五年後你一定會比現在更好!
為什麼現實不是如此?因為是整個制度的關係。臺灣現在這個制度不改,大家都沒有理想和夢想了。唯有制度改了,人民才會有希望!
選舉,不是在選「人」;是在選「人後面代表的制度」。連公子代表的是習近平的背書、黨國的制度。柯P代表的是對這制度的突破!

柯P代表台灣牛

(09-24-2014一三)
什麼是現實?如果你到一家公司,然後老闆說好好做,五年後你就可以更上一層樓。這就是現實,真正的現實,一定有著展望在裡面。
這是我昨晚聽到的一段演說。很訝異!
印象中的現實,應該是某位大老闆在公開場合理直氣壯地說:「什麼22K18K耶,再吵下去我告訴你,15K都到不了」。原來,我理解的現實是屈就。但,是誰一直在暗示我要屈就呢?
填鴨、殖民式的教育?
犧牲隱私等待病床的榮總、台大急診室?
繞道政治,卻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宗教?
不准罷工的勞動環境?
見怪不怪的行政不中立?

選舉是在選制度

(09-24-2014一賢)
「在職場上,有幾成的主管敢跟新進員工說,我們公司的前景看好,只要你好好努力,五年後你的待遇與前景一定比現在更好。」一進法會現場,向講者合十問訊時,正好聽到這樣的問句。
我首當其衝,又是職場老手,講者要我試著回答。
我說不到一成,後來雞米說不到半成。這是很肯定的,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培養我們的家庭、學校的師長,甚至國家的領導者,沒有給我們營造任何夢想。遑論這些現實地只想苛扣員工薪水、降低成本,賺點蠅頭小利的大小企業的眾老闆們。在現實與理想之間,百分之90的人只在乎現實,不在乎理想。
今天下班時提早了20分鐘,以為可以準時到場,然而一點小雨,讓交通變成夢魘,找個停車位就花了半個小時。我們的首善之都,五年後交通會更好嗎?五年後居住環境會更好嗎?五年後國家會更自由民主嗎?

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

愛上生菜沙拉

(09-22-2014一虹)
收看MOD37台國外綜藝節目「食品工廠」,邀請二組沒經驗的代表親自製作柳橙汁飲料,還邀請市民評審多人,看哪一組做的最接近市售飲料,就是得勝者。主持人會教授製作方法,如先榨汁,再把柳橙皮去蕪存菁(去苦味皮渣,保留皮汁裡的精油香味),最後再拌和變成濃縮柳橙汁。
藉由製程讓觀眾清楚看到內容,我才知道所謂濃縮果汁是含果皮的精華,並非網路傳聞的濃縮果汁就是不純,可能加入非食品級的工業原料,這涉及各國商人的信譽。
比賽結果是果皮加入最多的一組最受觀眾食客青睞,也最接近市售飲料的味道,讓消費者看得放心吃得安心。台灣不會製作這樣的綜藝節目,難道台灣人不重視吃的品質?感覺根本問題是台灣人習慣被媒體政商壟斷訊息,作獨裁國家的順民與民主國家的公民思想行為截然不同,歐美國家的傳播媒體知道人民關心什麼,也讓人民透過電視<DIY>讓你決定要不要相信資訊,只要用一點心就可拉近政商跟人民的距離,這是獨裁國家絕對不肯投資的事業

主持人又親自製作蔬菜蕃茄粉沖泡包,加入副原料都是食品級的,如奶粉、糖粉、麥粉,完全保留蔬菜蕃茄的香純,令生在台灣的我羨慕不已。雖然學法後心細味蕾變敏銳,但是可吃的食物也愈來愈少,要不做非洲饑民,就得或多或少吃下有毒食品。現在我的飲食習慣也開始改變,愛上生蔬菜沙拉,因為看得到。

忽然懂了「皈依」

(2014-09-22宥娟)
四方上下,往古來今,小而無內,大而無外。「五禪支不是為了達到一心,而是為了一心尋伺。一心尋伺不分上座下座,才可能打成一片。『一心』指的是『天籟不喧,地籟無窮,人籟萬千』動靜一如的四無量心!」
聞思就能見法!在編書的過程裡體會非常深刻。因為尋伺與咀嚼,我整天泡在法裡,與師同心同在同息,法喜充滿!因此,讓我深覺,也許這是第一次,我在理論上真正貫通了五禪支。這正是編書為生命帶來的大禮物。
「皈依或嚮往皈依都是一份想像:想像你的最嚮往,想像一個皈依弟子怎麼說這句話、做這件事。」和親教師同心同事就是:「同心--對生命和親教師有同樣的信、愛與美感。同事--主動去創造這樣的事情來活出信、愛、美感的生命。」
皈依是什麼?皈依是一種想像,皈依是一種依止,根紮下去之後,勤於灌溉照護,生命的花園裡,自然枝繁葉茂、花團錦簇,因為師的愛如陽光如清風如溫潤的雨水和豐饒的大地,足以滋養萬物。而我便得以在這生命的交會處,看見「天籟不喧,地籟無窮,人籟萬千」的森羅萬象。
不斷的尋伺,就有不斷的寶藏出土。

達賴喇嘛:每個人心中進行的聖戰

(2014-09-22 西藏之聲VOT)
西藏人民至高無上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今天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召集舉行了一場跨宗教領袖會議,強調了宗教和諧的重要性,並指出,被誤解為殺戮的伊斯蘭“Jihad”(多譯為聖戰)真正含義是指對抗內心的負面情緒,每個人內心都有“Jihad”
920達賴喇嘛尊者邀請印度濕婆教、吠陀教、佛教、伊斯蘭教、猶太教、基督教與錫克教等宗教的領袖及代表,在新德里召開跨宗教會議,共同探討怎樣推動宗教和諧與世界和平。
這場為期兩天的會議,於今天上午舉行開幕儀式,尊者進行了致詞。
在感謝了9個宗教的領袖與代表,受邀共同探討宗教和諧後,尊者介紹了自己人生中的三項主要承諾。
「以上我所講的,比較正式。許多朋友都知道,我講話一般都很不正式、不拘束。我直到25歲,一直都是在一個太過正式、拘束的宗教式環境中度過,說實話,我非常厭煩這些,感覺沒有什麼意義。而我流亡印度後,一直選擇用不正式的方式講話,因為我相信人人生而平等,而且需要互相依靠,這就是我的首要職責、提升人類價值。

週喝一次鮮奶的秘密

(09-22-2014玲真)
李惠仁導演,幫台灣所有的公民老師上了一堂很棒的課,教他們公民教育是要這樣教的!
公民課,就是要教出第一等的公民,打破一般公民對公眾事務的冷漠、勇於表現自己對公共政策的主張,以理性的溝通,決定政策的方向。
這部紀錄片老師 您哪位裡的小學五、六年級資優生,在李惠仁的帶領訓練下,從原本畏懼威權、不敢(也不想)跟有權力的大人對話的毛小孩,變成有勇氣表達自己對公共政策的主張的勇士。雖然最後表面上還是被有警察權的大人(市長)殺得鍛羽而歸,但上了寶貴的一課:知道除了勇氣以外,要把自己準備好,才能好好發聲
李導演先讓孩子們寫出對學校一些政策的不滿。有的質疑為什麼要硬性規定要午睡?(好問題!午休時間是很多同學的夢魘:很累的睡不著;不想睡的被強迫趴在桌上;風紀股長被迫要維持秩序)有的不滿為麼畢業旅行不能帶手機和相機?最後,同學們選出了一個大家都有興趣的話題:為什麼要強迫學生每個禮拜有一天在學校喝鮮奶?

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李惠仁的公民課

(2014-09-21宥娟)
看公視李惠仁的公民課《老師,您哪位?》很有感觸,台北市銘傳國小五六年級的小朋友上了一堂選修課,覺得李惠仁教給孩子一堂非常珍貴的公民課。
小朋友覺得不喜歡大人說「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也不喜歡大人們以權力來表達反駁的論點或論述。小朋友希望可以透過溝通來傳達意見,而不是只單方面的聽大人們長篇大論,卻插不上話。
這一堂課,李惠仁第一個題目是:請小朋友把他覺得最不合理最想改變的事情寫成卡片。讓小朋友從發現、認識公共議題、然後試著解決問題、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都很重要,李惠仁認為,要培養公民意識,就是要先對周遭的事物產生關心。
從許多意見裡,找到大家共同關注的焦點,就是最好的解決問題的下手處:為什麼一定要喝牛奶?小朋友們覺得這個很不合理,因為他們認為喝牛奶對鈣質的補充其實幫助不大,而且還會影響他們的作息!但如何去改變?

領略「心包太虛」

(2014-09-21綉亭)
上坐,仍先調整中心線與坐姿。然後,觀想師佛的相,幫助自己身心凝定。
先以自然呼吸連結身體,了解今天身心的狀態。接著,練習換鼻呼吸,釋放身心粗糙的雜質,換鼻呼吸大約進行15次的回合,身心粗重的頻率才轉化為輕安寧靜。接著長呼吸,在此逗留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長呼吸,念相就斷斷續續出現了。
之後,來到短吸,念相依然不斷出現。心念,一直如此,從未間歇過,重點是要醒覺,不要跟隨念相, 這就是靜坐需要鍛鍊的地方。念相也像空氣一樣,無處不在,如果心澄明如鏡,是不會沾染的。靜坐主要的功德,也在這裡,透過止觀,學習觀照,如如不動,甚至可以乘著風浪,騰雲駕霧。
今天閃神大約有五、六次,每一次淪陷,仍在呼氣的時候,觀察都是在呼氣的中段發生的,常常有如進入不見五指的濃霧中,突然迷失,不見來時路,所幸都在下一個吸氣時,警覺地醒了過來
這個經驗,更像是進入夢中的感覺,原來的覺知突然被切斷,一片空白,盲目地跟著出現念相出走,真像患了失心症,喝了孟婆湯一般,瞬間忘了我是誰,感覺神經傳導一時跳電,身心奇妙的變化與設計,讓我十分驚奇,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好歸於上帝打造人類的確花了一番巧思。

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天堂的時鐘

(2014-09-20一無)
週三的下午,用餐完午休,感覺很久沒有那麼享受了。很舒服的休息,很輕鬆的起床靜坐寫日記聞思。
黃昏邀請太太去打籃球運動,在籃球場上與球友鬥牛,頭頂上方飛過兩~三百隻南遷的候鳥,大人字型的隊伍,浩浩蕩蕩的向南方飛去,太令人感動的景象了,指著頭頂上方的美景,我請球友一起停下來觀賞,其他兩位球員沒聽到,還在繼續鬥牛,等他們準備傳球時,才發現找不到隊友了,我們都停下了比賽,抬頭在看天空。球友看到這種事,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老家在北方西伯利亞的大雁,因北方夏季日照時間長,食物豐富,敵害不多,非常適合哺育幼雛,所以,它們總是回故鄉繁殖後代。到了冬季,北方一片冰天雪地,昆蟲、蠕蟲少了,連植物種子都不見了,大雁找不到食物,便成群結隊浩浩蕩蕩地飛向比較溫暖的南方。大雁怕冷,不南飛,冬天會凍死。

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

巧克力囊腫抽吸手術

(2014-09-17郁曼)
寫下巧克力囊腫抽吸手術的感想
上回做抽吸,至少十年前了!回顧一下2003-10-28的日記片段(應是第一次抽吸後幾個月,因抽吸側卵巢會有痛覺而到醫院確認):
超音波照出來的結果:左邊抽吸過的那顆是4.8x3.3cm–比我想像的小多了。
總之,換了個醫生看,仍說這是無法根治的,即使開了刀,還是有50%的可能會復發。
可是,這比我預期輕微多了的結果,還是挺振奮人的,就趕快給自己善導:「看!老天爺對你多好!有些人卵巢癌末期了才發現!」「你給自己身心摧殘了這麼久,它才長這麼大而已!感恩那囊腫細胞啊!它們對你並沒太大惡意!」「從現在起,總可以開心了吧!你開心,它們也輕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