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8日 星期一

隱藏真正的感受?

(04-28-2014一心)
阿昌分享了兒時的故事:小學五年級,他第一次當上班長,那時,電視上很流行歌唱節目,他很喜歡,所以,上課前,他就自己上台表演起來,沒想到,被老師經過看見,就免除了他的班長職務。那個陰影,一直都在。現在,在學校工作,他也盡量保持低調,因為,只要有稍微突出的表現,就容易被指指點點,被排擠,甚至攻擊。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從四六事件,軍警就開始進駐台灣的校園,所以,我們所受的,其實一直是強調秩序與服從的軍事教育,那讓我們不敢有自己的想法,不敢跟別人不一樣,讓我們從小就失去了自由。我也想到親教師的開示:「自由是行所當行、言所當言、思所當思,沒有框架,不受脅迫利誘,不受關係綁架。自由無縛不是只有在面對男女關係、親子關係時,更在面對世間種種脅迫利誘時。」
不過,我想,這樣的內容,只是在傳達「知識」,並不會入他的心。

呼喚歷史的天使

(2014-04-28 吳叡人)
凡是以正確的方式從事哲學的人都是在練習如何死亡。」柏拉圖對話錄《腓多篇》,64A-5

1. 
天是陰沉的,有風,有雨,還有冷冽的空氣,若是在東京,這是被叫做「花冷え」的美麗時節,然而在台北,這卻是最殘酷的季節,嚴冬在春日盤桓,我們的心如溼透的柴薪,無論多少悲傷憤怒都燃不起一點取暖的火苗,只有濃濃的黑煙不斷從靈魂深處冒出,燻黑我們的臉龐,燻出雙眼中的淚水,疲憊的淚水。
我走進三十一巷,前方路旁停滿了轉播車,教會前聚集著一群記者,還有一排警察,一位婦人正在大聲斥責警察,一位中年男子則高舉手寫的傳單,站在教會台階上高喊要面對林宅血案,一旁有教會弟兄在溫言勸告。我注意到記者們意興闌珊,顯然不認為眼前的小事有任何戲劇性,於是趁機從這個歷史的縫隙中走進教會。進了門,我在接待桌的簽名簿上簽下名字,用工筆寫下甘地自傳《我對真理的實驗》卷尾語「非暴力是最極致的謙卑」,再請志工將一冊Hannah Arendt的《政治的承諾》轉交給林先生。我無意嘲諷甚麼。我真心相信,這是重新反省政治帶給我們的許諾與背叛的時機。接著我走到奐均姊妹愛用的鋼琴右前方的座位,靜靜地坐下。

閱讀著信息裡的苦難

(2014-04-28宥娟)
創造,是光裡開出的花。
生命即是創造。創造,是每一個獨特個體的光,由內心深處散發,化為愛與美的形式。當內心有光,即使滿身汙穢,即使做著最卑微的工作,依然可以創造愛與美。那是無所求的分享,在創造的當下即已完成,即是完美,至於「成果」,其實已經變得不重要。
只是我們常常忽略了創造本身,而只注意「成果」,並在這成果上計較得失好壞美醜,離「真」甚遠。
今天最重要的事是清潔、釀梅和key in資料。
修行是一種生命態度的轉變,用在語默動靜當中,我願用最謙卑最虔誠的專注,來提、移、落。在洗滌時專注、在拖地時專注、在每一個移動當中都有空,都有清晰的覺察。時間流動迅疾,卻又無限飽滿。
活出虔誠與莊嚴,就是生命本身最美好的創造吧。

老同學聚會

 (04-28-2014一賢) 
和太太出門去參加大學校慶同學聚會。 
當同學陸續出現的時候,我們找了一間教室閒聊,大家很自然就談到家中的狀況,幾個小孩?多大了?然後就談到跟孩子的互動關係,有人感嘆說和孩子之間很難溝通。 
我看到大家的苦,是想要跟家人沒有距離,但卻沒有能力和方法。 
剛好系上有個星雲獎學金,先確認跟佛光山星雲法師沒有關係,有人就提到最近廢核四議題,星雲贊成建核四,說核廢料儲存上不是問題。談到這些佛教山頭都是依附政治當權者,而且生財有道,大家對佛教四大山頭的生財手法都很驚訝,感覺這是華人社會特有的現象,有權有勢的人拼命利用權勢斂財,然後心甘情願地將不義積聚或逃漏稅而得的錢財,去賄賂神佛做功德主,希望藉此求趨吉避凶、得福慧和永生。

2014年4月26日 星期六

分享自由的信息

(04-26-2014一心)
「無縛不是遁隱遠離,是在關係中最真最自然最流動,沒有恐懼與執著。無縛不是只有在面對男女關係、親子關係時,更在面對世間種種脅迫利誘時。」
週二晚的法會開示提到,生命教育團體的專業是,告訴人家什麼是自由(無縛),自由不是我行我素,恣意妄為。自由是行所當行、言所當言、思所當思,沒有框架,不受脅迫利誘,不受關係綁架,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
這才是我們參與社會運動的方式,這才是我們能夠「照顧」的範圍。要注意自己有沒有專業訓練去判斷訊息的真偽,所以,不要撈過界去傳遞情報,尤其要注意的是,不論如何,都不要當權力者的傳話人:學運中難免有間諜、反間諜、第五縱隊等各路人馬,傳話不但有危險、訊息會被截收,而且一做,就變成了棋子,被利用來搞鬥爭。只要是權力者,一定都在搞路線的鬥爭。

2014年4月25日 星期五

沒有人要和他共業

(04-25-2014一三)
「核四完工通過安檢後,不放置燃料棒、不運轉。日後是否運轉,必須經過公投決定」。國民黨黨團說:「林義雄要的我們都給了,還給得更多」。
真是如此嗎?
明眼人都知道,「封存」不過是緩兵之計,目的是讓林義雄的禁食少一分正當性,其實,除了延後運轉的時程,什麼也沒改變。門檻沒變,公投依舊關在鳥籠裡;工程繼續,錢坑越挖越大;至於安檢的結論,早就已經寫好了。
相信2016大選之後,政府就會迫不及待地展開「核四放置燃料棒、運轉」的公投,在此之前,原能會反覆地告訴大家:「安全、安全、安全」,經濟部跳針似地警告:「缺電、缺電、缺電」,接著台灣突然開始「限電」,對台電來說,限電只是「技術」問題,很容易的。
當人們感受到「限電」的不便,暫時就忘了核災的恐怖,忘了台灣其實根本不缺電於是,政府為了「解除民怨」,順勢進行公投,當可操弄的輿情開始反轉,核四運轉便水到渠成了。

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誰需要急救

(04-24-2014一心)
酥餅沈柏洋律師對談,討論「反路過中正一的十大謬論」,他們發現:在民主國家,遇到問題,會從權力結構往上找應該究責的人,在台灣,我們卻往下找權力最低的人來承擔;在民主國家,會去看整個系統的失靈,在台灣,卻總是把問題當成個案來處理;在民主國家,所謂的「有種」是有勇氣不去遵守上級違反人權的命令,在台灣,「有種」變成即使違反人權也要按照上級的指令蠻幹;在民主國家,民粹是用來形容多數人做出的決定違反了某種基本的核心價值,在台灣,民粹指控的矛頭卻是對著那些努力發出聲音的少數、弱勢者。
台灣人的思考,無法通透,無法看見現象背後的因緣,頭頂上,好像永遠籠罩著一個由權力者構築的屋頂,我們的夢想,不能超過他們所允許的範圍,我們的嚮往,無法直達內心深處。

在自己的土地作主

(04-24-2014一湛)
上課時,學生提到自己的家鄉彰化有很多的不喜歡,一點都沒有榮耀的感覺,問他:你以自己為榮嗎?他愣住了。再問你以你的家為榮嗎?你以你的家鄉為榮嗎?你以你的國家為榮嗎?你知道有誰會以你為榮嗎?
我們最大的問題是抽離自己的生命,好像一切外在的事物跟我無關,甚至連我的存在都跟我無關,因為沒有投入,就感覺不到,也不會主動想辦法改善,這樣的沒有存在感,跟我們的歷史很有關係,在自己的土地作不了主,無法從土壤吸收養分。
普遍的疏離與無力感幾乎瀰漫了整個台灣,大的方向沒有,只好只注意自己身邊的小事,眼光如豆,功利主義盛行,沒有人可以只因為「存在」而感到自在,必須要擁有什麼或做了什麼才有價值,大家都急著要證明,心力不斷的往外擴散,內在其實是缺乏主體性的。掌權者告訴你「學生就是讀好書、說好話、行好事、做好人」,沒有人告訴你真正的「好」是好在哪裏,華人文化「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綁架了知識分子的獨立性,污染了獨立的學術研究與教育,輕視每一個個體存在的尊嚴。

黑奴12年的吶喊

(2014-04-24 郁曼)
美國南北戰爭前,奴隸制已有200年以上的歷史,奴隸制廢除後,又經歷了100年南部各州對有色人種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的歧視法律,叫《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
《自由之心Twelve Years A Slave》,是一部讓人很沈重的電影,講述的是宗教力量很強大,宗教可以救贖也可以壓迫,美國白人曾有半數基督徒不把黑人當人,達200年以上,之後又有半數基督徒歧視黑人,達100年之久。144年前,憲法才開始賦予黑人投票權,但在南部各州黑人参加投票都被阻止,直到1965年《投票權法案》通過,黑人才完全有投票權。在此之前,南部各州白人掌控一切行政權、立法權及司法權。這樣的翻轉躍進,真讓人感覺宗教是兩面刃,甚至憲法也是!宗教與憲法原本是最護衛人性的,卻都曾經主張奴隸制正當、歧視也叫平等(Separate but equal),這叫人如何信任宗教與憲法?盡管奴隸制已經廢除,宗教與憲法可能又以更幽微的方式產生新的奴隸主。今天的美國正在檢視那新的奴隸主可能是佔人口萬分之一的富豪!

雜念的佛性

(04-24-2014一止)
晚上聞思班最後一堂,今天教室在大安森林公園,我們赤腳踩著草皮,走去腳底按摩區,推開全身後,開始禁語,我們走到大草坪,閉上眼睛走路,每個人都會不自主偏離中心線,但每一步卻十分踏實。
當不再往外攀緣時,世界就在當下一觸。
靜坐時,體會著風騷擾著皮膚,輕輕柔柔,有時強有時弱,有時冷有時涼,騷得全身酥麻遍處,當內外冷熱交流,四大調和,我變成風,只有呼吸長短一縮一脹,坐定後心淨,回想一件讓你卡住的煩惱,然後邀請佛陀親教師住進來,祂會怎麼說。

挖掘每天的好心情

(04-24-2014一虹)
兒子拿我的洗臉毛巾擦拭他的舊雨衣,我本能神經質地大叫抗議,他已經不再像從前那麼懼怕(從前會慌張地叫我「快去打坐!去問親教師!」),還童趣地回應我:「髒抹布只會愈擦愈髒,當然要找一塊乾淨的布。」忽然發現兒子進步好大!當我感覺身體有強大衝動停下來看,找回安靜,看人有平等心了,不會對號入座。
兒子的童心,使我連結到一本「媽媽什麼都會做」的故事繪本,大意是說一位媽媽很喜歡為兒子做事,她覺得運動服太厚,特別選用「襯衫布」做運動服、做牛仔褲,做成「有點像又不像」,穿去學校令人啼笑皆非。學校開爸爸聯誼會,兒子決意不讓媽媽參加,他說「除非她變成爸爸」,當天媽媽卻出人意表扮成男人出席會場,還帶了唯一的好吃的便當食物,結果變成全場最受歡迎的人物。

第一次認識的感覺真好

(04-24-2014一虹)
第一次參加故事繪本志工訓練我有個願望:想上台演角色;今天再度參加我重新許願:用繪本故事的構思來寫日記,寫出精簡、有理念、童趣的日記。我一向都把感情埋藏起來,說話純粹敍事缺乏美感,但繪本故事卻可幫助我打開心門「真情流露」。我第一次讀宮西達也就愛上了他,他若生在中國應該是一位大禪師,好想認識他。

2014年4月23日 星期三

思考什麼是自由

(2014-04-23 宥娟)
中午從淡水搭車到東門的車上,閉目養神當中,我忽然發現「無心」的狀態讓臣服導向圓滿的奧妙和平安喜樂。回憶起這多年日記和校正之後,點點滴滴生命抉擇的改變與轉向:每一次接收境界之後歸零重生的態度,讓我捨去了過去導致痛苦的身語意,重新定位重生,新的生命發生著質變,讓我對法的信心日增,讓生命的美與善日廣,愛便在其中滿溢,自然流動。
寧謐是一種無法言說的寂美:生命中,再也不需要擔心會發生任何事,因為至純至性永遠都在虛空中支持守護。
小組法談時,我分享上午感受到因為生病而呼吸量減少的體驗,一三回應我,呼吸量減少是自然現象,但不是閉氣。但我的體驗還不到止息啊。覺得下座最重要的是維持每一個呼吸都飽足,能保持每一個呼吸的飽足是正知的品質與關鍵。上座才會自然減少啊!
後來一虹幫我註解,說我的語彙和別人不同。她說,我說的是呼吸有沒有完全。

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把自己交給黑暗

(04-22-2014一心)
靜靜坐著的真空,像是一顆水晶球,焦慮、煩躁、自我詆毀、胡思亂想,一一現形。
誰在提供燃料呢?是那停不下來、想要愛與被愛的距離。習慣性的注意力失焦造成自己與不確定的對峙,不確定只有真能夠連結,不確定什麼才能真正地滋潤、溫暖、流動彼此的生命,所以,世間有了別人,不斷外求,不知道距離」就是空的逆襲,因為害怕抓不住,而空虛
讀到這一期美國時代》雜誌封面文章,介紹神學家芭芭拉‧泰勒(Barbara Brown Taylor)的最新回憶錄:「Learning to Walk in the Dark(學習在黑暗中行走)」。

大學生人際關係工作坊

(04-22-2014 一止)
19日早上,享用著淑絹的早午餐,在環山的三昧智學院頂樓,微暈的陽光灑落窗台,同修臉龐開心的笑容,就如同淑絹的學生,很由衷的跟她說,很羨慕你們團隊的同心同事。
人際關係工作坊開始囉!
下午一點前,同學騎著摩托車陸續的來到智學院,遠遠的用長鏡頭捕捉他們天真的臉龐,突然一個學生比出勝利的手勢,對著鏡頭,笑得很開心。頓時間,感受著主動的功德,瞬間融化了人與人的距離,也更單純、直接的劃開了親疏相。
一開始,一心帶領著大家認識身體,用聲音觸動橫膈肌帶動全身。學生們很快的學會唱出簡單的韻律,整個禪堂充滿著歌聲。聲音劃過天際,傳達一種單純的信念,開啟了今天下午的工作坊。

受到尊重是天賦權利

(04-22-2014一三)
在東華大學身心體驗工作坊的最後,播放了三歲小女孩與母親的對話,藉此對照東西溝通文化的差異。
影片中,母親跟小女孩說萬聖節的糖果被她吃掉了,小女孩聽了以後,臉上神情開始有了變化。在母親的引導下,小女孩承認自己有些傷心(Sad)。媽媽問她生氣(Mad)嗎?小女孩開始轉移注意力,試圖迴避這個問題。媽媽很有耐心,幾次嘗試之後,小女孩終於鼓起勇氣,坦承自己有些生氣,但也不是那麼生氣。
感覺起來,坦承生氣似乎比坦承傷心更需要一些勇氣,或許是因為生氣的對象就在眼前,擔心破壞了彼此的情感。小女孩克服了自己的恐懼,當她發現說真心話並不會影響情感時,她對人性更有信心,和母親的關係也更加地流動了。

懂不懂真的有差

(2014-04-22 一無)
早起,想到外面走走,讓睡不好覺的身心,透過動禪來消化放鬆。整夜都在與蚊共舞的夜晚,身體能量的消耗勢必難免,走出戶外,眼耳所觸,很難找到自然的觸受,這就是我所認識的台北。
在早晨的散步中,幾乎找不到一間滿意的早餐店,在較高檔的餐飲店內,傳出陣陣的奶油香味,但卻無法挑動我的食欲,因為增加血液黏稠度的反式脂肪味道我熟悉。
選擇傳統早餐店用餐,在等待點餐的對伍中,看到店內處理食材的手法與態度,讓我放棄了選擇,悄悄的退出等候的隊伍中,繼續找尋可吃的自然食物。(油煙充滿了傳統早餐店內每一處角落,油鍋旁放著大桶便宜的食用油,老闆滿身是汗的揉著麵團,汗水混著麵糰一起下鍋,即使將廚房與用餐間分開,端上餐桌的食物也不敢恭維,到處都吃得到塑化劑的食物,熱騰騰的包子直接裝入塑膠袋內,滾燙的豆漿竟用塑膠杯杯,大家一點都不忌諱塑化劑的可怕,反正也沒人死於塑化劑過量。
我們的社會到底怎麼了?我們的消費者不知道自己已失去了選擇的權利?

身體最單純老實

一智說:如果直接看不耐煩的事情,你會跟著想蘊跑,所以如果能回到不耐煩本身,去看不耐煩的地、水、火、風、空,就很容易消解不耐煩的現象。練習界作意的用意,就是在「消解」。
直接寫信請教她。對我而言,實際操作比較難。 不知可否舉例說明,或是幫我看:我該如何在以下觸境消解不耐煩 :
早上叫了女兒好幾次,都沒辦法把她叫醒、起床。
雖知道她這幾天都沒睡飽,但仍希望她不要賴床!
叫了幾次後,感覺很累身心都很累!
她從韓國回來一個多月了,一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樣的工作,倒是好像很篤定她不想再當藥師那種被醫生當家傭的藥師也不想去社區藥局,因為她相信同學說的,那只是去當銷售員、 昧著專業知識和良心賺一份薪水!
知道她很苦惱徬徨,晚上都睡不著、睡眠品質差。
但早上看她起不來,我漸漸失去耐性!
這時應該如何去看不耐煩的地水火風?

2014年4月20日 星期日

正義伸張需要大勇

(04-20-2014春櫻)
    欣賞電影《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
    劇情是:「講述在美國內戰前的1841年,一名生活富裕、原屬自由人的黑人,在華盛頓特區遭綁架並被賣往路易西安納州作奴隸,從此開始12年的奴隸生涯。」。
    欣賞的過程中,內心糾結在皮開肉綻的苦中,心很沈重。淚水一直不停的流下,難過、悲傷、憤怒、感動,自由與不自由,還有階級上的不同,如天堂和地獄的差別,其實就在一瞬間。
    電影中,男主角所羅門,前一分鐘,在紐約,自由的,親吻著太太和兒女,預祝他們遠行平安。下一分鐘,卻被鍊條五花大綁,關在地牢中,從此失去自由為奴隸。天翻地覆啊!
    所羅門,一直叫著:「我是自由人。」同伴卻要他如要生存下來,要隠瞞真正的自己,要說謊。所羅門說:「生存下去,只為了要隠瞞真正的自己。那我不僅僅要生存下來,我要生活下去,我要回去見太太和兒女。」。
    無法做真正的自己和說謊,是失去靈魂的活著。很難過、痛苦,連名字都變不見了。殘酷的奴隸主人,給了他一個新名字 Platt ,不願意、不接受,一律鞭打成招,直到你被屈服。片中的全裸入鏡,直面告解,那背上一條一條的苦痛,是世人無法去逃避的事實。淚水不停流。

巨人‧頌

  (2014-04-20 沐沐)

牠拔起一座山
牠墾出一片林
牠食量很小
我們造了牠
我們是神
萬歲!
萬萬歲!

牠的呼吸讓四季勻稱
牠的影子叫作物豐收
牠幾乎不睡
我們造了牠
我們是神
萬歲!
萬萬歲!

牠揮臂而車行船走
牠唱歌而燈光嫵媚
牠的排遺沒有異味
我們造了牠
我們是神
萬歲!
萬萬歲!

2014年4月18日 星期五

社區經營領先台灣30年


(04-18-2014 一綸)
清晨的曙光微亮,從客廳玻璃門向外望去,打掃的歐巴桑正在中庭賣力地工作。視線向左,那幾棵櫻花樹,前陣子開得繽紛亮麗,現在已成回憶。季節的主角換成矮矮的杜鵑,白花、粉紅花恬靜地盛開在此淡淡的四月天。更遠處,小山丘的階梯旁,一棵高聳的雞蛋花(白色花瓣中心鮮黃,又叫緬梔),優雅、傲然地聳立,迎向天際!
這是一個綠意盎然、很美的社區,住了將近100戶的人家。
欣賞完風景,走下樓去,當走到停車場,感覺心情瞬間被打入一個冰冷的現實裡。
停車場的天花板和牆壁因長期滲水而導致嚴重剝落,一兩年前管委會就開過無數次會議,也找了幾家廠商比過價,希望趕快整修,避免結構的惡化。但是,牽涉到錢的分配,住戶總有壁壘分明的意見,沒有停車位的人覺得那不關他們的事,平常所繳的管理費不應被用在此支出上;而有停車位的人則認為地下室的穩固攸關地上所有住戶的安危,那是一筆很大的開銷,不該只由他們二十幾戶分攤。一陣吵嚷過後,問題回到原點,滲水剝落依舊!

對話才能重獲新生

(04-18-2014一心)
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主張知識份子要把自己下放,「走出來到街上,到喧囂市集上向普通人闡述觀點。」
他在演說中提到,宗教在心靈教化上極為「成功」,從事公民教育或生命教育,若能掌握其中關鍵特質,將有助推廣。
第一,日曆上標記的是跟自己內在約會的日子:
非宗教徒的行程表往往排滿了生意、社交的約會,而宗教徒的月曆,根據的是宗教祭典與儀式等等與自己內在轉化有關的約會。這有什麼好處呢?因為,人類是很健忘的,宗教善用「重複」的元素,透過重複的儀式,幫助人們記憶生命的優先順序。

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外界聲音進不去的高牆

(04-15-2014玲真)
在臉書上看到釋昭慧的《真相與煙幕證嚴法師與太陽花學運》。當下只有一個感覺:Déjà vu! 似曾相識!
釋昭慧說:根據慈濟主管,一是證嚴上人根本不知有慈濟人「慰勞警察」,這是少部分慈濟人自發性行動,事前完全沒告知上人。二是,上人對警察與學生都同樣關心!上人對學生更是疼惜!慈大也有學生參加學運,上人知道後,只是擔心學生安全,且一再交代慈大校長及主管,千萬不要責備學生,要給他們安慰、關心。若他們心理受到傷害,一定要做心理輔導
覺得這大半是釋昭慧一廂情願為證嚴法師脫罪之辭,所謂「慈濟風格:是非以不辯為解脫!」慈濟風格向來對外界箴砭雲淡風輕
記得廖本全老師有一次講到內湖慈濟開發案時,他說很希望可以能有機會直接和證嚴法師面對面談;他不相信證嚴法師如果知道開發案執行,會對內湖保護區水土保持造成多大的傷害的話,還會贊成這樣的開發案!言下之意,他有點懷疑上人根本不知道真相、甚至被蒙蔽!

2014年4月11日 星期五

一夕間台灣返老還童

(2014-04-11宥娟)
昨天桂春傳來信息說要和文吟北上,參加學生的退場活動,因為文吟有學生在立法院的議場裡面。下午我到濟南路和她二人碰面,坐在舞台前,看中岳(另一名主持人我不認識)主持今天的晚會,今天上台的,沒有陳為廷林飛帆,都是一整個月默默付出的志工們,以及各NGO團體,這讓我感到台灣的力和美。
這場運動之所以如此美麗,是因為台灣整體的素質都非常優異,中岳今天的主持,讓我回想起上一次《抱抱台灣不要告別東海岸》行腳,他從頭到尾都居中負責串連和協調,包含和政府連繫、活動申請的部分,這種種經驗,厚植了台灣公民的力量:韌性、組織、動員、和平、積極、乾淨俐落!我深信,這一場運動,將培養出未來的台灣更驚人的民主花朵!

另類的天注定

2014-4-11季菁
電影「天注定」描述的四個人,都是中國社會裡最底層的人,胡文海是一位看不慣村裡的礦場因為村長與商人勾結,無端被賣掉的血性漢子。槍手老三的故鄉是個不甚發達的小鎮,很多鎮民只能靠老婆到都市去賺皮肉錢,老三雖然不像其他鎮民靠賭博麻醉自己,但他選擇了殺人搶劫維生。小玉從偏鄉來到都市,得不到正常的婚姻,只能做個風月場所的櫃台小姐。小輝從一個工作換到一個工作,生活僅能糊口。
比起周遭其他人,他們似乎更在乎尊嚴,更想找到一點價值。胡文海沒有像其他村民默默不作聲,乖乖的去列隊歡迎老闆,他就是想質問村長和老闆官官相護,到底貪走了多少村民應得的紅利。槍手老三他孝順母親,他疼惜老婆,沒像其他鎮民讓老婆出外賺皮肉錢。小玉即使在風月場所工作,但她還是願意保有尊嚴,只站櫃檯,不下海服務,也極力反抗客人的威逼利誘的污辱。阿輝他還嚮往愛情,但看到喜歡的女孩服務客人的不堪場景,只好選擇離開;他也在乎親情,但母親卻是現世淺薄的一味叫他寄錢。
他們都至少選擇了反抗,而殺人或自殺就是拒絕了「天注定」的最慘烈手段。其他的人,像其他村民或是淪落風塵的那些女子,他們或許有無奈,卻選擇隨波逐流,或默默接受。頂多是去拜個佛,放個生,期望下輩子有較好的來世。也許殺人或自殺太過殘忍和慘烈,甚至傷到了毫不相關的人,但在那個聲音怎樣都發不出去的社會,在那個資源已被權貴壟斷的國家,以暴制暴成了他們唯一能找到的方法。

如果國家資源給權貴壟斷是天注定,那底層人民以暴制暴可能也是另類的天注定!電影結尾凸透了京劇蘇三起解」的橋段,判官厲聲斥喝蘇三你可知罪你可知罪你可知罪,路過的小玉面對舞台上一聲聲質問,如同當年受審,每個人內心都在問什麼是罪,誰造孽了

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敢於追求內心嚮往的真

(2014-04-08 一丹)
上週與媽媽北上桃園和來台灣辦事的住美國親戚們聚會,有機緣與這一群鐵桿深藍長輩與淺藍同輩們互動交談(老一輩深藍到不行的就不用說了,甚至有堂弟在中國生意做得有聲有色,還有堂妹婿在旺旺集團任職,大夥兒都力挺服貿、力挺中國)。 
出發前就已做好了心裡準備(找機會沈穩表態,儘量推廣時事資訊),保守的我還是先採取靜待因緣的自然方式,很認真地尋伺開口的時機。其實不用我主動,大夥兒的談論話題一定會提及近日最夯議題的,就先靜靜聆聽,再看能否抓到幽默的點來切入,一切交給因緣,無所求地等待著…. 
在健康方面,幾位老人家身體走下坡,滿腦子裡的擔憂想法卻停不下來(家務事方面),不能睡、血壓不穩,四嬸就勸大家要放下,大小事都該交給堂哥堂姊輩來發落,該交棒了。 
在護國護民方面,美國伯伯說台灣現在怎麼亂成這樣,不像話的學生….。雖然藍綠都不好,但這樣鬧下去危險,台獨危險。他說他「好關心」台灣的政經亂象,關心到睡不著覺。

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

對別人的苦難有感才是人

(2014-04-07 一無)
打人需要這麼重的反恐裝備?
太陽花學運已過了20天了,這場學運也讓許多曾經包藏潛伏在黑箱中毀憲亂政的醜陋現形,多年來政府專制濫用公權力,把法制(rule by law) 法治(rule of law),與中共一黨專政比賽黨國專制霸凌,在太陽花學運中,修憲以限縮並監督總統的權力,似乎尙未浮上檯面。

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

她選擇站在堅實高牆的那一邊

(04-06-2014一寂)
「當初念中文系,就是想要教書,覺得讓小孩子學到東西,能讓他們順利的長大,我會蠻開心的,會讓我有踏實感,因為要進入學校任教很不容易,我就去補習班。」
「第一間補習班,月薪25000,全勤2000,剛開始,老闆說先試用兩個月,兩個月後再調薪,結果都沒有,說好的招生獎金,也沒有,我反應過很多次,都沒有用。」
「我在那兒待了一年半,就換家補習班上班,薪水是33000,也有拿到招生獎金,但是,工作時間太誇張,一個月休不到三天,真的,我不騙你。」
「因為跟公司簽了一年約,我只好待完一年,我是草莓族啊(笑)!後來準備國考用了一些時間。」
「會進保險業,是因為親戚,她跟我說了很久,我不喜歡業績壓力,只要有業績壓力,我身邊的朋友就會倒楣,她保證會罩我,我才進去。」
「現在剛進去,每天都在學東西,是有一點點踏實感。我給自己兩年的時間,把它當做自己的事業來拼拼看,以後?再說啦!」

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青島東路舞台的公民瑜珈

(04-04-2014一心)
朋友請我支援青島東路舞台30分鐘的公民瑜珈時段,早上做定課時,花了點時間思考,在那樣的場地限制下,可以做什麼練習?大家最需要的是什麼?
因為是連假,又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人比預期的多。一上台,看到大家的臉上都帶著單純的笑容,好像對「動一動」這件事,既興奮又期待。其實,現場雖然年輕人居多,但是,也有很多中老年人,大家突然都變成孩子一般,好可愛喔!
我先跟大家說明,我們為麼要做公民瑜珈:面對一個獨裁、鴨霸、傲慢、又在暗中分化、抹黑、恐嚇人民的政府,我們最珍貴、也是唯一的後盾,就是我們的身體,我們需要強健的體魄、清醒的頭腦和溫柔的心,對不對啊!

2014年4月4日 星期五

活得像皈依

(2014-04-04 宥娟)
從來沒有想過,生命會是一份我無法想像的大禮,如今忽然感覺,祂正在等我用最虔敬的全心全意,去領受這份生命的大禮,我幾乎可以感覺,那是一份無法預期的奧秘與奇蹟啊!
每一次談皈依,我都會哭泣,最嚴重的時候甚至像是經歷到了一場撕心裂肺的大生大死,然而今天卻忽然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也因為這不同,讓我忽然明白了(或連結了)一些事。我想我得先接受那個因蓄積而過於濃烈的自己,才有辦法真的化入那生死平等,醒夢一如的潮流。
眼睛因為哭泣而乾澀疼痛,心卻有一種洗滌過的感覺,半是漂浮,半是清明。休息,沉澱,思索,也想了很久,到底如何想像,才會誕生一份新的生命,活出我真正的嚮往。